第104章:救人计划!暗剑老巢


  面对挑衅,左丘凌沧当时就忍不了了,刚想反击回去,却忽然从薛武那张脸上,看到了熟悉的地方。
  “嘶~这小子是谁啊?我见过他?”他一时间没想起来这种久违的熟悉感源自于谁。
  “怎么?不说话了?知道认怂了……”
  见左丘凌沧盯着自己皱眉头,就是不说话,薛武在那继续挑衅,眼中的戏份很到位,仿佛在说‘我年少轻狂头很铁,有种过来怼我啊!’
  “靠!你小子到底是谁?跟凌风是什么关系?”
  这样一副欠扁的表情出来,终于勾起了左丘凌沧年轻时的记忆。
  他想起来眼前这小子给自己的熟悉感正是源于早在十七年前死于非命的弟弟——左丘凌风。
  “别管我是谁,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大哥左丘凌云封禁了你的母亲宫谷兰,同时还派人抓走了邢芷夏和邢小葱,这事你管不管?。”
  “无论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事实就是如此。”
  “想帮忙你就赶紧回来,顺便叫上你那个不知道在哪里浪的小老弟左丘凌海,那家伙的天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我联系不上。”
  薛武本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也是豁出去了,如果还是无法说服左丘凌沧,他就决定单干,反正现在有星梭相助,救人的把握更大了。
  “等等,等我捋一捋思路,你突然恨我说这些,叫我如何完全相信你。”
  ,左丘凌沧的态度有所转变,主动问道:“你说的谢谢可有证据?”
  “证据?我就是证据,我在地底见到了宫谷兰……我和邢小葱她们一起被暗剑掳走……”
  随即,情绪波动较大的薛武将自己和宫谷兰见面的过程,以及被暗恋一、暗剑十掳走的经过,大概交代了遍。
  顺带还控诉左丘凌云下属的实验基地和暗剑组织,揭露它们的恐怖行径。
  听完这话,左丘凌沧深锁着眉头,信了一半。
  他隐约知道些自己大哥有挪用家族公款培养个人势力的情况,甚至对暗剑的存在也有模糊的了解。
  但却不知道大哥左丘凌云竟借用暗剑的力量胆大妄为到这番程度,如今甚至还牵连上母亲以及邢家那两姐妹。
  左丘凌沧思维如电,感觉自己大哥此次必然有极大图谋,而这个图谋很可能会损害到左丘一门的利益。
  他回道:“你说的这些我会尽快求实,如果确实如你所言,我肯定会放下手头上的一切赶回去。”
  “你且等我回复,我大哥可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至于我母亲和邢家那两姐妹,他暂时还不敢拿她们如何,救人计划得从长计议。”左丘凌沧表态道。
  薛武撇了撇嘴,哼道:“宫谷兰那边暂时自然不用过于担心,她实力强横,左丘凌云即便心怀歹意也奈她不何。”
  “可邢小葱她们不一样,谁知道那老匹夫会不会心狠到直接杀人灭口。”
  “最起码,我们得先确保她们现在是安全的。”
  “你在左丘家也算是一号人物,可有办法打探些情况?”
  光幕对面,左丘凌沧摇头苦笑,说他是左丘的一号人物倒是不假,但他其实手头上并没有太多实权,站在他这边的长辈和强者远不及大哥那边。
  所以,家族现在的很多隐秘他其实是不清楚的,尤其是其中涉及到左丘凌云个人的部分,譬如暗剑和地下基地。
  寄望他现在能窥视左丘凌云的隐秘,并从中打探出邢家那两姐妹的情况,是不现实的。
  “抱歉,我恐怕没有能力查出什么来,大哥他为人一向心思缜密,若真做出这些事情来,想必早就对我有所防范了。”
  “不过,如果邢家那两姐妹的确是被暗剑掳走的,那她们有可能会被送去城外的左丘精矿冶炼厂。”
  “据我推测,那里应该就是大哥悄悄培养暗剑这个组织的地方,因为大哥从家族里挪用的资源,就我所知道的,大部分都集中到了那里。”
  薛武眸光一闪,激动道:“这么说,那里可能就是暗剑的老巢喽?”
  “行,我这就去那边看看情况,再联系。”
  挂断天讯,左丘凌沧一拍脑门,忽然想起来自己接这通天讯原本的目的是要教训薛武来着,怎么到最后好像反倒被教训了呢?
  话说,这小子到底是不是自己弟弟遗留的血脉?
  左丘凌沧脑子还有点混乱,毕竟事发突然,很多事情没来得及消化和理清头绪。
  他可不会只听薛武的一面之词。
  ……
  城外,荆州北边的矿石山脉地带。
  薛武搭乘快车直接来到位于山脉边缘位置的左丘精矿冶炼厂。
  这里的防卫程度并没有左丘府邸的实验厂区那般强,他很轻松就翻墙溜进厂内。
  切换上帝视觉,获得方圆一百多米范围内,包括天上地下的上帝地图,从中没有发现任何像是暗剑老巢的建筑结构。
  “难道在矿石山脉之间?”
  想到这种可能,薛武开着上帝视觉被动,径直前往冶炼厂背靠着的那片山脉。
  深夜的冶炼厂早已停工下班,厂内只剩下守夜巡逻的人。
  薛武拥有上帝视觉和自由视觉,轻而易举避开了所的巡逻以及监控,穿越整片冶炼厂,来到山脉脚下。
  沿着山路往上爬,月光下,隐隐可见周围有许多运输矿物的轨道传送带。
  随着上帝视图的不断更新,一片原始苍莽的群山地脉呈现于眼前。
  山脉之中,存在许多人工开凿而成的矿洞,每个矿洞的大小深度都不尽相同,洞内曲折蜿蜒,有的通向山体中心,有的则是直通地底深处。
  唯一相同的是,矿洞之中都停放着大量开采机械、运输车以及加固建筑。
  此刻这般钟点,开采区的所有矿洞都已停止运转,整片山脉幽静无比,人影罕见,偶尔才传来几道虫鸣鸟叫之声。
  薛武按照上帝视图的指引,继续攀登着,往山脉更高更深处的未开采区而去,暂时还未发现疑似暗剑老巢的地方。
  他渐渐加快速度,宛如一只灵活的豹子,一路不做停留,直接爬到三百多米高的山脊之上。
  “我是不是被左丘凌沧这老家伙给耍了?”
  “这里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谁会把老巢按在这种鬼地方受罪啊。”薛武有些迟疑,琢磨不定。
  他站在横亘于山脊峰顶的花岗岩石上,星空就在头顶,那双比月亮还巨大的眸子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