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东林党的施压

    “此事绝不能,就这样结束。今日之事,若我辈无动于衷,那魏阉更不懂收敛。赵宗武那狂徒,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
  
      左光斗神情中带有愤慨,双手背于身后,在叶府正堂来回踱步,不时还虚指地面,义愤填膺的对志友说着。
  
      从乾清宫中出来,以首辅叶向高为首的,东林党官员并没散去。
  
      相反因此番争论,进而产生的涟漪,此刻皆齐聚于叶向高府邸。
  
      相比较于上一次的齐聚,此番,邹元标、赵南星两位东林党,元老级存在也被请来。
  
      “遗直说的没错。”邹元标的背略显佝偻,但精气神依旧硬朗,虚指前方,是语气铿锵道:“那赵狂徒,虽为辽东锦州参将,但在京并无背景。
  
      按制传报辽西之情,其根本就不符规矩,但此番那赵狂徒前来京城传报。
  
      其不第一时间传报内阁、兵部等有司,却私下与魏阉勾结。
  
      欺陛下年幼,无辨别是非的能力。
  
      借助此招,使陛下对辽西之失,皆怪罪于肖乾之身!
  
      今赵狂徒,得陛下圣宠,得以进内廷。
  
      对此不义之边将,我等必为大明社稷,而对其压制!”
  
      从京城起谣传,到入宫对峙,再到辽西军情传来,在这一系列发展中,叶向高他们并未占据优势。
  
      从一开始就处于被动状态,在乾清宫时尚不明显,可待一切结束,众人细细品味时,这其中却存在着诸多疑问。
  
      作为此番收获最大的,赵宗武那绝对是赢家。
  
      尽管叶向高他们不清楚,此次入宫,赵宗武究竟得到了什么封赏。
  
      但通过内廷魏阉的拉拢,那也不难看出。
  
      此番天启皇帝,赐予赵宗武的封赏,必然不少!
  
      官位上不知有怎样的提升,但赵宗武在锦衣卫的变动,甚至不必深查,叶向高他们便已知晓。
  
      “可想压制赵狂徒,当以何名义来提?”魏大中皱着眉头,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作为天启皇帝身边的新晋红人,即便东林党想搞赵宗武,那也必须要有,能拿得出手的理由才行。
  
      师出有名,这样才能不被人抓住把柄。
  
      魏大中的话,让众人皆陷入短暂思索,如何正大光明的说,这是问题的关键,而礼科都给事中杨涟,很快就想到了方式。
  
      “这赵宗武是锦州参将,而此次其前来入京,是为传报辽西之变,名义上来说,是归兵部统辖。
  
      虽辽西之变已由,驻山海关兵部分司主事,张元芳传达,但具体细节,并没有达到详细的地步。
  
      这其中是否存在歧义?
  
      巡抚王化贞、经略熊廷弼等一应辽东官员,在这其中究竟做出了,怎样挽救的举措。
  
      这些,我等皆一概不知!
  
      现今兵部尚书,张鹤鸣心忧辽西,请镇经略,但去往经略辽东前,这有关情况必须要理清楚!
  
      那何不以兵部的名义,命赵宗武前去述职?”
  
      辽西之变的相关情况,虽说已由张元芳遣派人员通禀,并且已让天启皇帝知晓,这其中也定下了王化贞的罪责。
  
      但是,这并没有经内阁审批。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完整的程序。
  
      尽管存在着难度,但是想要推翻结论,哪怕这只是,名义上的结论,这也是有可能的存在。
  
      杨涟的回答,让叶向高、邹元标等人,眼神中闪烁着精芒。
  
      作为东林党内部,少有的硬骨头,杨涟最不屑做的,就是官场推搡之事,但这一次赵宗武,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为了上位,竟以东林党为踏脚石。
  
      这也让杨涟在心中,想的就是要杀一杀,赵宗武的气焰,在没有盖棺定论的前提下,一切都是可为的。
  
      高攀龙眼珠转了又转,嘴角浮现几分笑意,接着便道:“文孺说的不错!
  
      再者说那张鹤鸣,虽心忧辽东,但其心还是略惧建奴之威,若在没搞清辽西之地,真实情况的前提下,他必心有所疑!
  
      如此一来,只需向其分说一二,那他便急于传赵宗武讯问!”
  
      “到那时,只要赵狂徒入了兵部,那一切就不容他继续放肆了!”韩旷那右手是重拍书案,语气洪亮道。
  
      想要杀一杀武将的气焰,那对文官来说,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自土木堡之变后,通过一系列博弈,文官势力成功翻身,并不断通过软刀子,去剃掉武将势力的骨头。
  
      也因为这样,使得原本凌驾于,武将势力之上的勋贵,迫于种种压力,彻底成为了清高势力。
  
      没了这相结合的存在,武将就一步步沦为,文官脚下的踏石。
  
      比起权谋,比起心计,谁都不能比得过,这些修习孔孟之道的书生。
  
      他们肚中的坏心思,简直是坏的不要不要的。
  
      “那此事谁去向张鹤鸣叙说?”见杨涟、高攀龙、韩旷先后发声,本一直沉默的赵南星,便带有询问的说道。
  
      赵宗武做事跋扈,这使得谁都对其印象不好,趁着他尚未被天启皇帝册封,此是最佳的翻盘机会。
  
      如果错失了此次机会,那想摘出此次辽西之变的旋涡,那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张问达面色平淡的站出,声音洪亮道:“我去,我与张鹤鸣尚有几分交情。
  
      且此去找张鹤鸣,所为并非私事,此乃我大明之国事,想必那张鹤鸣分得清楚!”
  
      张问达这话说的冠冕堂皇。
  
      “那好!”叶向高听后,当即点头表示道:“你皆可前去张鹤鸣府中,务必将这其中的轻重讲明。
  
      目的不是为了我们解决赵宗武,而是让张鹤鸣前去打压!”
  
      对于这其中的弯弯,叶向高他们已经历过很多次,所以这其中尺寸的拿捏,他们要比其他派系,要清楚明了的多。
  
      这件事从一开始,他们东林党就不能先冒头,毕竟这嫌疑身份还没有脱离。
  
      只有解决了这嫌疑身份,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做了。
  
      虽说预想计划不错,但谁又能想到,此时赵宗武已做了,天子亲军序列下的指挥使,并且是初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