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执念,活着的意义

    “敢问大人。”卢剑星站出,眼神沉稳,余光看了眼左右,拱手问道:“此叫我等前去辽东,所为何事?”
  
      虽说赵宗武说出了,此去辽东,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但在锦衣卫中做事,哪一个不是猴精的存在?
  
      心中不精明,就会被别人卖掉。
  
      虽是卢剑星一人向赵宗武询问,但沈炼、陆文昭、凌云铠、靳一川的眼神中,也多有此类意思。
  
      见卢剑星他们这般,赵宗武嘴角扬起了几分笑意,故而也讲出了自己在抵达辽东后,需要做的战略目标。
  
      “辽东巡抚王化贞,固执偏见,不听良策,致广宁失陷,进而让辽西之地陷入建奴铁蹄之下。
  
      辽西局势动荡,朝中大臣争休不止,幸得皇上英明,故遣派本将控辖大明东海海域之专权!
  
      目的是为了通过海战的方式,渡百炼精兵,以出其不意的方式,不断出击进攻建奴所占之地,绞杀建奴有生力量!
  
      你们的目的同样严峻,将作为东海镇麾下的眼睛,总控辽西、辽东、半岛等地情报,为东海镇出兵奠定基础。”
  
      都是有着特殊经历的人,所以在赵宗武讲出后,这每一位脸上皆有着不同的神采,尤其是陆文昭,就更是如此了。
  
      作为丁氏一脉的关门弟子,其仕途并不算顺利,萨尔浒之战时尚不过是一守备,这入了京,做了锦衣卫。
  
      即便向上司递了银子,可依旧不过是一位试百户,只因他的银子,没旁人递的殷勤,所以这空缺肯定也落不到他手中。
  
      他常常在私下感叹,如果能有一位恩主懂他,就算是粉身碎骨,他陆文昭也愿意为其谋划出一条康庄大道!
  
      但,这一切都不过是陆文昭的想象。
  
      错非平日有师妹倾诉,闲暇时指点两位师侄的武艺,陆文昭真觉得自己是没有思想的行尸。
  
      “陆百户,对本将的战略,你怎么看?”见陆文昭陷入深思,赵宗武这嘴角扬起几分笑意,笑着向其询问道。
  
      “是大人。”听赵宗武询问,陆文昭忙向这位比自己小很多的上官行礼,接着便道:“大人所讲战略极好,建奴长于陆战,而弱于海战。
  
      若我军当真能拥有强大水军,并能编练精锐之师,那必能通过一场场偷袭,成功绞杀建奴底蕴。
  
      只是……”
  
      陆文昭并未把话说完,想要实现上述战略,那是有着一个前提,一块足够大,足够稳定的根基地。
  
      不然这一切就都是空谈!
  
      见陆文昭那欲言又止的样子,赵宗武心中不由暗骂,这真的很陆文昭,很是符合他的性格!
  
      “只是这没有一块稳定的根基之地,那这一切都不过是无根浮萍,陆百户,本将说的可对?”眼神中闪烁着精芒,语气中却带有调侃的看向陆文昭反说道。
  
      赵宗武都这样说了,那肯定是不能反驳啊,再者说,赵宗武说的也是没错的,他陆文昭就是这意思。
  
      既然赵宗武敢说出来,那就证明他这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大人英明!”
  
      “其实这件事情本将也一直在思索,可供选择的根基之地,也有几处考虑。”缓步走到陆文昭身旁,轻拍其肩膀,赵宗武言语间带有感触的说道:“只是,这具体的情况,需要到具体的地方才能下决断。
  
      一厢情愿的在这里谋划,虽说这心中想的是激情澎湃,但真实的结果是怎样的,却又是另一种情况。”
  
      咯噔……
  
      听完赵宗武的话,陆文昭这心中却猛地一震,就好似那赵宗武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扉,一切想法!
  
      尽管在陆文昭心中,此时有的不过是一朦胧可见的想法,这也让陆文昭背后激出了少许的冷汗。
  
      “凌云铠,你可有什么意见?”轻拍陆文昭肩膀,赵宗武转身又向凌云铠走去。
  
      见赵宗武询问自己,凌云铠眼神中闪过几分桀骜,嘴角更带有痞笑:“回大人,凌云铠不关心军武,只要能得到功勋,愿以手中绣春刀斩杀建奴!”
  
      自幼生活的环境,让凌云铠习惯了冰冷,这也成为了他的一种为人处世的准则。
  
      “好,你凌云铠,我赵宗武必重用!”听了凌云铠这样的话,赵宗武是重拍其肩膀,语气铿锵道。
  
      不同性格,当用不同手段来打磨,若都是千篇一律,但这世间还有何意思?
  
      “卢剑星,沈炼。”接着赵宗武又向一旁的卢剑星、沈炼询问道。
  
      “卑职在!”听赵宗武所喊,二人本能的齐声喊出,这也不由让二人多看了对方一眼。
  
      “你二人的心思,本将不用多问,也多少能猜到。”也不管卢剑星、沈炼他们心中是怎样想的,赵宗武便自顾自的说着:“虽说心中也有些质疑,但多年在锦衣卫当差,也让你们养出了向上拼的心。”
  
      不同于卢剑星的为了光宗耀祖,沈炼虽也拼搏,但这都是基于一切可图的前提下。
  
      一旦有自己招架不住的危机,沈炼是会远离此处险境的,除非到了生死危机的关头,沈炼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冒险的!
  
      “其实不单单是卢剑星、沈炼他俩,对于你们在场的每个人内心想法,本将也都能够猜到。”讲出这个关键点后,赵宗武便转身朝主座走去。
  
      接着赵宗武是猛然转身,看向在场所有人,语气坚定道:“大家都是在锦衣卫中当差,所以想要查点什么消息,那简直是轻松至极。
  
      你们先前的经历,本将不多问,也不多管,在这里本将就对你们说一句话,漫漫人生中,想要让自己活得有光彩,那就一定要拼搏。
  
      不同于文人的寒窗苦读,一朝得中,荣光故里,我等武人有何出路?
  
      那能做的就是凭借手中刀!
  
      凭什么这当朝党争不断,没有才能的却能稳步上升,而真正有能力的却遭到迫害?
  
      这个世道已经变了,他变得很现实,你纵使有本事,但没有魄力,没有拼劲儿,那你也就只能被人家踩着!
  
      原先你们心中踌躇也好,迟疑也罢,亦或者感到不公也好,今日本将就给你们一个光明大道。
  
      但在这条道路上,却充满着血腥,就不知道你们敢不敢为了自己的荣光,去拼了。”
  
      人这一辈子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但就是这一辈子,有些人这一生都会在思索一个问题,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活着?
  
      说到底人是为了心中的执念活着。
  
      为财富,为理想,为权势,为女人,为不被人欺负……
  
      心中的执念,可以是任何一种。
  
      但不管是为了什么,这心中有了执念,它就会在背后不断推动着你,不断让你向着执念前进。
  
      并且在前进的道路中,你心中藏着的执念,也会不断地滋养壮大!
  
      因为,与执念相对的却为野心!
  
      赵宗武的话,让陆文昭、卢剑星、凌云铠内心的触动很大,毕竟相比较于他们从前的种种经历,这话简直是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中。
  
      人活着为了什么?
  
      为的不就是这些!
  
      如果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那人为什么要活着?
  
      至于沈炼,那完完全全是实干家。
  
      他的一切行为准则皆靠本心,而这个本心又会被左右发生的事情所牵动,所以你说他是最固执的也罢,说他是最举棋不定的也罢。
  
      他沈炼就是沈炼!
  
      在大明,是属于独一无二的!
  
      同样来说,一直未被赵宗武点名的靳一川,这心中也是颇为激昂,眼神中不时闪过的精芒,这也与他表面平静的外表,是极为不相符的。
  
      每个人行走在这世上,都存在着诸多的迫不得已,与沈炼他们正大光明的交流,并不代表着能和靳一川正大光明的交流,毕竟他原先的身份是贼寇!
  
      他锦衣卫的身份,是杀掉追杀自己的锦衣卫,并且替代其身份才成为锦衣卫的,他的本名根本就不叫靳一川!
  
      对于这一点,赵宗武并不想当众捅破,有些话还是私底下交流比较好。
  
      看着在场每一位的神情,赵宗武心中清楚,他们藏在内心深处的执念,皆被自己刚才的话给触动了。
  
      不管是心中藏着怎样的执念,只要是有本事的人,他赵宗武都愿意给他们一切能展现本事的舞台!
  
      毕竟在这漫漫人生中,想要活着那肯定是需要展现自己的,不然活着是为了什么?
  
      行尸走肉吗?!
  
      这都是扯淡的!!!
  
      辽东不过是个开始,只要他们能跟上自己的脚步,那权势附身,荣华富贵,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