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机遇

    赵宗武讲述的蓝图很好,可在这其中存在着一个问题。
  
      前去倭岛置换金银,这是需要一定数量的本金,可对当前的大明,对朱由校来说,都拿不出这一笔本金。
  
      蓝图未实现,那终究只是蓝图罢了,只有做出来,那才是真真切切的东西,毕竟这白花花的银子,那确确实实的让人心动。
  
      “倭岛弹丸之地。果真有卿所说的那般富裕?”
  
      尽管朱由校了解倭岛的情况并不多,但这并不代表他一点都不知道,一些基础的梗概,朱由校还是知道的,只是他不知道,那倭岛会这般混乱。
  
      按照朱由校对倭寇的理解,这倭寇曾经表现出那般强悍的武力,那背后的倭岛必定是一个强大的存在,虽国力可能不敌大明,但该有的一些底蕴还是存在着的。
  
      只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这自家事唯有自家最清楚,所以朱由校这心中还是很新奇的。
  
      “是的陛下。”听朱由校所问,赵宗武便解释道:“据末将了解到的情况,这倭岛是由四个大的海岛组成。
  
      但又因为这岛与岛之间,所存在的间隙较小,本身并无太大文化差距,因此这也造就了狭义上的倭岛。
  
      真要与我大明疆域来算,那倭岛面积甚至还不敌辽东一地,只是倭岛横在大洋之上,四周皆有海疆做天然屏障,才让其未受到外部侵袭!”
  
      不同于大明现有所描述的知识,赵宗武讲的这些,就像是为朱由校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那里面装的却是崭新的世界,这牢牢吸引到了他。
  
      如果赵宗武说的那些话,是对万历皇帝、泰昌皇帝任意一人说,可能他们并不会在意这些,但对朱由校来说就不一样了。
  
      自幼生活在深宫之内,左右经历的是无尽的冷落,遭尽了白眼,这也让朱由校从小就在心中,是格外的渴望能够了解外面的世界。
  
      原本只是普通询问,但听赵宗武说的这般有味道,因此也就沉浸在其中。
  
      “那既然这倭岛是海岛组成,怎会存在大批金银?”此刻的朱由校,就像是探索奥秘的求学者,接着就又对赵宗武发起了新的提问。
  
      既然是群岛组成的,既然疆域连辽东都比不上,那在倭岛怎么可能会存在,所谓大批量的金银?
  
      这本身不就是自相矛盾吗?
  
      “陛下有所不知。”赵宗武见朱由校对此很感兴趣,在轻顿了一声后,接着有对其普及道:“正因为倭岛地处大洋之中,这也造就了它独特的地理环境。
  
      很多时候,这倭岛是由千百年,乃至更长的地动冲撞而出的,大洋存在着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在山海经中我辈先祖,便对其有过这样的描述,只是因其过于缥缈,故后人对此并无太深的联系。
  
      因为地动的缘故,使得本存在于大洋深处的矿脉,在冲撞中被顶了上来,这其中就包括金银之脉!”
  
      在历史长河中,朱由校算是这里面喜欢科研一道的帝王,你要是说别的他可能不感兴趣,但提及这自然之道,那感觉从一开始就不一样了。
  
      原本只是简单了解一下,但怎奈赵宗武说的,实在是太吸引人注意了,这也就使得朱由校深深地被吸引。
  
      “那按照你这么说,这倭岛是得上天眷恋,才让其拥有这价值不菲的金银矿脉!”听着赵宗武讲的,朱由校颇为感慨的说道。
  
      但接着朱由校却说出了,徘徊在心中的疑惑:“只是为什么这倭岛,拥有了这般众多的资源,那倭寇还要行那粗鄙之事?他们勤劳做工难道不好吗?”
  
      对于朱由校的疑问,赵宗武便简明扼要的说了起来:“想要描述这一点,那就要说一说倭岛的奴性了,对倭寇来说,因为地域的关系,这也造就了他们欺软怕硬的独特性格。
  
      倭岛之人格外崇尚强者,他们认为屈膝跪倒在强者脚下,那本就是他们最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他们会给强者,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服从和屈服。
  
      可一旦面对弱者,他们就会释放出深藏已久的暴虐,这种暴虐,他们会完完全全的体现到方方面面,这也是为什么,东南倭乱,初期倭寇表现得,对外格外强势的原因所在。
  
      至于说为什么明明拥有,但却不坐享其成,主要是倭岛的一切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其中倭岛多部都不配拥有,所以未曾拥有,也使得他们想外出获得。”
  
      朱由校神情中带着震惊,眉目间有了几分决断,他没有想到,这一个倭岛背后竟藏着这么多的根源。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曾经席卷东南的倭乱,在这背后其实还隐藏着,东南地区商绅的痕迹,他们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甚至不惜引寇入明!”
  
      听到这一点,朱由校面带震惊的看着赵宗武,他没有想到昔日的倭乱,居然还有这样一种说法。
  
      看着眼神中带有震惊的朱由校,赵宗武觉得时机差不多了,随拱手,语气郑重的说道:“陛下!若想解决辽西危机,收复辽东沦陷之地。
  
      这手中不能缺的就是银子,行军打仗打的就是钱粮,再者我现有明军,从战力上来说远不如建奴,若想实现收复辽东沦陷之地,那免不了要编组新军!”
  
      跟朱由校说这么多,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力,这最重要还是将侧重点,牢牢吸引到辽西现有的局势上来。
  
      赵宗武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既然心中规划了事情要做,那就要好好的给完成才行。
  
      可是想要做这些,那需要拥有大义,在大明做事是需要旗帜的,你有了旗帜,你想做任何事,那都是能完成的。
  
      大明东海海域「黄渤海,乃至更深远的海域」,这是赵宗武一直想要的驰骋之地,只要能拿下该域的权柄,他就能让自己的诸多想法实现。
  
      如果不能拿下来,那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扯淡罢了。
  
      所以赵宗武需要这个机遇,对赵宗武来说这也是个机遇,而扼制赵宗武命脉的就是这位年轻的帝王,赵宗武不喜欢这样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