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天启独宠

    看着殿内众臣的神态,朱由校这心中在某一时刻却释怀了。
  
      既然有人站出来,愿意帮助朕解决银源不足的问题,哪怕五年并没有得到三千万两,只得到一千万两,最起码他是真心实意的在为朕解忧!
  
      有这样的机会,那朕为什么要听你们这群只懂的之乎者也,糟老头子的废话呢?
  
      这经略辽东的人选已经确定了,具体辽东的相关事宜,朕事后在询问孙师就足够了,现在朕为什么要在这里,听你们这群糟老头子在这的愤慨之言?
  
      想明白这一点后,朱由校嘴角浮现几分轻蔑的笑,接着便平和道:“退朝,召赵宗武密商事宜。”
  
      说着,只留下震惊的朝臣,便离去了……
  
      轻飘飘的他来了,正如他轻飘飘的走了,谁也没想到天启皇帝,居然会当众做出这样的举动!
  
      “退朝!召赵宗武密商事宜!”魏忠贤那略带尖锐的声音,此刻在殿内响起,接着便跟在朱由校屁股后面走了。
  
      在这期间,本一直静候在殿侧的孙进,此刻疾步走到赵宗武身前,尖着嗓子便道:“赵参将请吧,皇上有请……”不过言语间的轻松,还是让赵宗武感受到了,来自他的善意。
  
      毕竟对内廷太监来说,只要是能让外廷文官吃瘪的,那对他们来说就是很高兴的事情!
  
      敌人的敌人,那就是他们的朋友!
  
      “成了!”
  
      心中暗叫一声,赵宗武脸上浮现出笑意,也不管左右群臣在想些什么,自己这逾越礼制的做法,成功博得了天启皇帝的信赖。
  
      之前筹划的种种计划,在这一刻终于化为了现实。
  
      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这也让赵宗武面带微笑的对孙进说道:“公公,请……”此刻与内廷太监打好关系,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在孙进的引领下赵宗武也紧接着离开了,殿内的群臣,多半都义愤填膺,嘴上无不说着要上书,上书严惩此等狂徒!
  
      但说这些又能怎样?
  
      朱由校真的会鸟他们吗?
  
      由孙进引领,赵宗武很快就来到了朱由校喜欢待得地方,在这里,朱由校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远离朝政纷争,远离勾心斗角,在这里,这方小天地就是独属于他朱由校的!
  
      左右摆放着各类匠木活的工具,三十余位太监、宫女伺候左右,魏忠贤此时正给朱由校揉捏着肩膀。
  
      赵宗武来到跟前,对朱由校道:“末将赵宗武,参见皇上!”
  
      坐着的朱由校打量着赵宗武,也没在意这些虚礼,直接就开门见山道:“你方才在殿上说,说你能在五年内,为朕获三千万两白银,此言是真的?”
  
      直截了当好啊!
  
      说实话原本赵宗武心中,还真的是有些担心,担心朱由校是位做事墨迹的主,听到朱由校这话,赵宗武也不担心了。
  
      “回陛下!末将方才在殿中所讲句句属实,末将数代皆居宁远,故离海岸较近,这也使得末将在幼时,曾接触过很多出海之人。
  
      同时也见到过很多海商,这其中就有一位曾经对末将说过,远在千里之外的倭岛,也就是倭寇世代盘踞之地。
  
      倭寇他们虽说侵略性很强,也对我大明沿海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实际上那些都不过是倭岛的亡命徒,外加东南一带商绅勾结,才使得我大明沿海会久遭倭患!
  
      真正世居倭岛的人,很多都是非常好的奴隶,并且在倭岛之上,虽说有共同信仰的倭王,但是在底下却是世代割据的局面,尤其是倭岛上最大的权力机构,是由幕府掌控的!
  
      这也使得这一时期的倭岛,跟先祖战国时期是很像的,不同的势力范围内,有着不同的金银兑换比例,只要遣派一支通晓倭岛语言的大型商队,末将便有信心为陛下赚取足够的银源!”
  
      既然朱由校对五年,赚取三千万两白银很感兴趣,那赵宗武有必要先将,心中基本构想的蓝图给展现出来,你既然想得到权柄,那就必须要拥有相应的资本才行!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以你自身没有资本让别人得到,那就不要在这怨天尤人。
  
      赵宗武就是这样现实的人。
  
      在封建体制下的大明,想要获得足够的尊重,那么你自身就必须要拥有资本,你自身都没有资本,那就算你是穿越众又能如何?
  
      很显然刚才赵宗武说的话,成功的吸引到了朱由校!
  
      朱由校没有想到,曾经为祸一方的倭患,让大明上下绞尽脑汁的倭患,在这背后居然还有这么一套说辞,他更没有想到这倭岛,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
  
      原来这世间表面强大,那并不是真的强大啊!
  
      如果说这个世界,真如赵宗武说的那般神奇,那朱由校当真想要去,亲身经历一番才行。
  
      对朱由校来说,虽说当皇帝是一件好事情,但其实在他内心深处,想过的并不是这样的生活。
  
      自幼就在冷落中度过,因为父亲朱常洛的关系,再加上自己本身就是庶子出身,虽说是皇亲,但那又能怎样啊!
  
      除了有些时候会被皇爷爷召见,得到几件不大不小的赏赐,朱由校最享受的莫过于,那时和自家皇爷爷独处时仅有的欢笑罢了。
  
      只不过因为皇爷爷这心中,更喜欢他身边的皇祖母,所以朱由校心中对此还是很介怀的,对一个小孩来说,心中能拥有一个牵挂是多美好的事情啊!
  
      为什么说朱由校独喜欢木匠活,那是和他幼时的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的。
  
      只因为他的皇爷爷,曾经给过他几件精美的物品,这也就让朱由校从心里,去喜欢这些在读书人眼中的粗鄙之物!
  
      朱由校想要的只不过是获得关心,只是在深宫帝王中,这关心又是最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啊!
  
      这种感觉自从皇爷爷去世后,朱由校心中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而今日听了赵宗武说的这些,那曾经没有的感受,今日竟在他心底出现了一丝!
  
      这让朱由校感到十分的惊奇,所以心中也就有了不同的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