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辽东,当何去何从?

    “哼!叶向高,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朱由校脸上的愤怒,已经到了最高峰,对一位少年天子来说,能坚持到这一步,已然算是不错的了。
  
      原本朱由校心底,还埋藏着一丝丝的幻想,幻想辽西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为此朱由校甚至在心底,愿意怀疑魏忠贤的话是假的,只是这一切并没有,按照朱由校心底想的那样。
  
      “皇爷爷说的话,到底全都是对的!”
  
      “内廷的太监,虽说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即便外廷大臣再怎么去说,自己身边的忠犬,肯定不会欺骗、撕咬自己家的主人!”
  
      “反倒是外廷大臣,在这方面,就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因为这件事,让朱由校对魏忠贤的信任,又加重了几分。同时看向赵宗武的目光,也变了许多。
  
      在朱由校思索的时候,叶向高的脸变得并不那么好看,相反在他心中,那羞愧之意充斥其间。
  
      这心中的羞愧之意,并非是因为辽西被建奴攻陷才有的,他是因为被当众质问才有的,老同志难道不该被尊重吗?
  
      并且更让叶向高忍受不了的,什么时候这武将也这般放肆了,即便拥有着所谓锦衣卫暗旗的身份!
  
      “臣以为当前的局势,朝廷应尽快遣派得力之臣,出镇山海关,整合蓟辽现有大军,进而稳定当前局势。”
  
      尽管叶向高心中有着诸多不满,但当前这个局势,还真不是他发飙的时候,比较现在皇上要比他愤怒的多,即便天启皇帝他再年轻,可终究也是会发飙的啊!
  
      叶向高的建议,在当下算是比较稳妥的回答,可得力之臣该如何甄别?谁能承担此重任?
  
      没有实际的解决办法,这其实都不过是为了推脱责任罢了,先淡化王化贞在这件事的作用,让话题从丢失疆域,变到如何固守疆域上来。
  
      但朱由校会听这套说辞吗?
  
      丢掉辽西之地的罪魁祸首,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辽西是否真的存在私贩势力,在私贩势力中,东林党到底掺和了多少,有很多疑问,朱由校还没有搞清楚!
  
      难道就这样,轻飘飘的揭过去?
  
      “叶相此言说的端是好啊!”带有怒意的脸庞,朱由校带有调侃的说道:“按照你的说法,这丢掉辽西的王化贞,非但没有过错,朕是不是还要赏赐他们?!”
  
      朱由校的愤怒,在殿内的每一位大臣,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位昔日和颜的天子,今日竟会迸发出这样的能量出来。
  
      “陛下此言差矣。”邹元标拖着老迈的身躯,缓缓走到叶向高身边,接着便躬身说道:“虽说辽西军情已然传来,但具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我等并不知情。
  
      仅凭张元芳一人所言,说到底凭证显得有些孤寂,叶相所言对大明社稷,是最为稳妥的一种办法。
  
      惩罚不是目的,目的是要让辽西局势稳定下来!”
  
      面对邹元标这等自圆其说的话,朱由校有种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自己不过想要的是一个结果,可不管怎么去提,这总是有着很多的理由。
  
      “绕吧,闹吧,你们越是这样,最后死的越惨。”
  
      本在殿中心的赵宗武,此刻就静静地站在远处,尽管赵宗武有很多想说,可当前的这种形势,东林党他们自己作,那还是静静地看着吧。
  
      有时过多的解释,引来的只会是更多的风暴。
  
      可对一个人,乃至一群人来说,当行为习惯已经养成,想让其改变,那绝对是不现实的,但这和你相对的人,有时并不会惯着你的毛病。
  
      万历是老油条,所以不管东林党怎么蹦跶,他奉行的是狗咬狗战术,甚至到最后就把你晾着,玩心思还真玩不过万历。
  
      泰昌是骤得高位,在登基之前,他的一切几乎是东林党帮他的,所以登基之初就厚赏了,只是还没有玩平衡,就高兴的撒手人寰了。
  
      朱由校是谁?是大明的皇帝,更是一位少年,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欺骗,平时玩这些手段也就罢了,在他知道的前提下,还想着欺骗他,那就罪无可恕了!
  
      “好!好!好!”朱由校看着眼前的邹元标,不断地重复着,原本仅东林党一脉发声,此刻也变得活跃了起来。
  
      本静立不言的张鹤鸣,此刻站出率先道:“陛下,今辽西骤生巨变,臣有不可推卸之责任。
  
      臣请经略辽东,以求辽西局势之稳。”
  
      张鹤鸣跟熊廷弼的恩怨,朝中很多人都清楚,对王化贞更亲近些,甚至在此次内廷开朝议前,张鹤鸣就不止一次的说,要上书请罢熊廷弼。
  
      如今辽西丢了,在王化贞手中丢了,那他没有责任吗?
  
      身为兵部尚书,这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有的!
  
      有张鹤鸣在这打样,再跟叶向高、邹元标他们相比,这种姿态简直是太好了,难道天启皇帝就这么想杀人或者罢黜人吗?
  
      朱由校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错的终究是叶向高他们!
  
      如果能这样实际的提出解决办法,那朱由校绝不会紧抓这点不放,毕竟谁都是会犯错的。
  
      这前有张鹤鸣发言,在旁的王在晋,肯定也要做出姿态,尽管在此之前,王在晋曾数次自辞,但都未获得批准。
  
      “辽西之事非一人之过,在稳定辽西现有局势的前提下,朝廷也要派人查明,查明这其中具体的缘由!”
  
      在当今的朝堂,虽说东林党势大,但非党派,非志友的同样也不在少数,只不过平时为了稳妥,他们不会直接顶牛什么的。
  
      明眼人心中其实都清楚,现在紧抓辽西是怎么丢的,已经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即便这其中存在着很多猫腻,但当务之急求的是稳妥。
  
      只有辽西稳定了下来,那么顺着原有的蛛丝马迹,再对那些坏分子进行惩处,这也并不是不能做的事。
  
      只是在当前的大明朝局中,想做到这一步,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变得不那么容易了,毕竟抱团取暖,已是当今朝局的一种常态……
  
      但这样,辽东的局势又当如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