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登高看风景

    在很多时候,赵宗武能感受的到,魏忠贤其实跟他是一路人。
  
      经历了种种磨难,心早已变得是千疮百孔,但越是这样,这心中的不屈却越是坚强,这想要变强的信念就愈发坚定!
  
      从来到大明,自己在大明经历的每一件事,每一次都能让自己清晰的感受到,权力所带来的影响!
  
      封建时代,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围绕着权力起伏而定。
  
      皇权至上,士农工商。
  
      这是属于皇帝独断专行的时代,同样也是属于读书人的时代,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拥有着寻常人难以想象的权力!
  
      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想要获得真正的尊重,那首先需要击败的,就是眼前那数不胜数的山峰。
  
      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群体,所以他们不愿让利益分润出去,想要攥取旁人手中的利益,那就必须要有一副好牙口!
  
      这个时代自始至终都是公平的,他不会因为你认识谁,就能轻易让你获得一切,也不会因为你不认识谁,就让你没有任何的机会。
  
      机会来了,那就要接着,没有接住,那活该你困顿一辈子!
  
      站在的高度不一样,这也就使得看到的角度,考虑的问题,也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虽然自己和魏忠贤很像,但在根本内核上,那还是存在着很大出入的。
  
      自己之所以这般迫切的想获得权力,从根上来说,是为了能让自己有资格,在辽东去做自己内心想做的事情!
  
      后世塑造的三观,不允许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建奴肆意蹂躏华夏百姓,神州大地不应该经受这样的苦难!
  
      说他圣母也好,说他做作也罢,既然有幸来到了这个时代,那就必须做些爷们该做的事情。
  
      在觉华岛上的布局,那仅仅只是一切的开始。
  
      来京城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能够利用,尚未完全起势的魏忠贤,东林党的衰败是必然。
  
      在皇权至上的大明,是不能允许独断专行的文官势力在朝堂立根,因为这会严重威胁到皇权!
  
      但这样也是有前提条件的。
  
      在时机并未成熟的这个时期,赵宗武做的事情,虽说是为了能让自己,获得该有的权柄,但这个过程也是如履薄冰。
  
      失败,就代表着万劫不复!
  
      成功,他将会成为整个环辽东地区的最高统帅,而那时,整个黄、渤海,乃至更远的海域,将会成为自己梦想的起源。
  
      大航海时代,这是唯一能带领华夏,走出困顿的途径。
  
      沉着应对着来自魏忠贤、王体乾等一应阉党的询问,也是在这询问间,赵宗武一次又一次的用实际行动,彻底让魏忠贤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野心唤醒!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虽然说此番自身携带的情报,那确实是比较爆炸性的,但在京城这个大舞台中,毕竟占据上风的还是东林党。
  
      想要让这个爆炸性源头点爆,那么你必须能让另一方获得权益,如果连一丝丝的权益都保障不了,那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泛泛之谈!
  
      “如果让你对峙东林,你敢吗?”魏忠贤把玩着兵符,眼神中闪烁着阴厉,声音更是带着尖锐。
  
      与赵宗武的交谈,让魏忠贤在心中很清楚,若是能把握住这次机会,这将会是他撕开东林党屏障的绝佳机会。纵使不能将其一击灭杀,但想再保持现有格局,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还不是时机。”见魏忠贤上了心,赵宗武心中暗叫一声好,但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魏公,若真想在皇上面前和东林党对峙。
  
      前提是必须要将辽西的情况,让京城乃至更多的人知道,舆论的力量是强大的,而在当前的朝堂上,可并非是只有东林党一脉。
  
      利用和之敌对的文官势力,也是扳倒东林党的重要环节,墙倒众人推,过早的亮出底牌,这并非是一件好事。”
  
      赵宗武的话,让魏忠贤、王体乾陷入到沉思中,其实细细品味当前局势,还真觉得味道差了一点。
  
      在权力斗争中,哪怕是一丝都不能出现差错,因为这一丝的差错,不仅会将这绝好机会,平白无故的浪费掉,甚至还会被对手抓住机会,反制!
  
      等了片刻,赵宗武继续道:“想做到对东林党一击必杀,希望魏公能差人加重,对这方面消息的传播,底下议论的多了,这风暴孕育的也就越大,一定不要小看百姓的力量。
  
      其二,在接下来的时间,魏公必须要在皇上面前,有意无意的去说出,如今在京城中一些情况,尤其是东林党和辽西的那种微妙关系,一定要侧重的去说。
  
      潜移默化的影响,会让皇上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而这其中的度,魏公一定要把握好!
  
      其三,魏公必须差人在京城外等候,等候来自辽西的军情,一旦见有辽西快马,务必要确保他们能及时送到皇上面前!
  
      这三者必须要一同跟进,说不定来自辽西的军情,近两日就能传来,到时得知辽西距巨变,那必定会让朝野震动,而那时就将是东林党的死期!”
  
      听到赵宗武所讲,魏忠贤这心中带着震动,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若真是这般布局,那东林党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他们真的能继续在朝堂上活下来吗?
  
      “若这一切都能顺利完成,咱家是绝不会亏待你的。”看着神情坚定的赵宗武,魏忠贤也给了他保证。
  
      但说实话,赵宗武的种种表现,也让魏忠贤在心中起了戒备,和太聪明的人共事,这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尤其是像赵宗武这样的聪明人!
  
      他赵宗武能依计给东林党下套,那以后会不会也会给自己下套?
  
      这是魏忠贤心中的真实想法。
  
      但眼前就算是心中再有忌惮,可这种想法还不能表露出来,因为他们间共同的目标还没有解决,但说实话,早在要见魏忠贤以前,赵宗武就想到了这一层次的事情。
  
      这世上哪儿会存在,这永恒不变的朋友,只不过因为永恒不变的利益,让他们短暂的结合在一起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