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田尔耕来访

    这世上本就存在着敌对阵营,不管魏忠贤怎么去做,那都改变不了他是太监,这一本职角色。
  
      在大明存在着固执到,灵魂深处的礼法之念,太监、文官,这是属于天然的敌对阵营。
  
      除了少数情况、特别时期,他们之间存在着缓和的余地,在其余节点,这自命清高的文官,根本是不可能看得起太监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使得魏忠贤开始在内廷掌权之初,那在心中存的也是,同在朝文官交好的心。
  
      毕竟在底层也曾苦苦挣扎过,魏忠贤这心中比谁都清楚,这官老爷的威力,到底能有多大!
  
      大家和气生财,这样难道不好吗?
  
      可终究,这想法他不过就是个想法,道不同,不相为谋!
  
      多年修习圣贤书,让文人的骨子,不是一般的顽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使得魏忠贤,一步步被逼着走向,他曾经都未曾想过的路。
  
      人的强大,并非在于自己有多少,而在于,别人不断挤压你,而你能承受住压力,并且能一步步走向强大!
  
      许显纯听着赵宗武说的话音,这内心深处的激动,那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因为别人不清楚,但他这位待在魏公身边的人,那心中比谁都清楚!
  
      不久前,魏公为了和叶向高、左光斗他们交好,甚至不惜亲自前往,可去往东林党聚集处,换来的并不是友好,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羞辱!
  
      堂堂内廷权宦,皇帝身边的红人,司礼监秉笔太监,更兼掌着东厂事宜,竟被魏大中,当众泼了茶水!
  
      作为魏忠贤身边的追随者,许显纯能不感到愤怒吗?
  
      既然跟随了魏忠贤,那自己想得到权柄,完全要依附在魏忠贤身上,魏忠贤受到了侮辱,那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因此,许显纯一直在想,想,究竟该如何处置,这群恼人的东林党!
  
      本身还存在着怎么做,可听到赵宗武说的,许显纯心中明白,自己这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既然辽西局势不稳,甚至出现了不好的情况,而且赵宗武刚才还说,在辽西内存在着,一股不小的汉奸群体?
  
      辽东巡抚王化贞,虽事先与魏公交好,但那更多的是因为‘面子’上。
  
      魏公需要在外结交人,从而打开在外朝的局面,王化贞为了能压制熊廷弼一头,在自己是东林党出身的同时,也私下和魏公交好。
  
      政治上,怎会存在朋友?都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既然叶向高他们这群东林党,已然是不给面子了,也想要趁势搞他们,也就成为了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谁也忍不了,别人在自己脖子上拉屎,还要你夸拉的好吧!
  
      虽说魏忠贤没了卵子,但该有的骨气,那还是有的吧。
  
      心中有事,那必然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外因,从而牵扯到众多情况,许显纯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看着陷入深思的许显纯,这不时嘴角还浮现几分笑意,赵宗武便知道,自己所行的策略,奏效了!
  
      了解魏忠贤和东林党间的恩怨,也清楚他们撕破脸的前后跟脚,那摆在眼前千载难逢的机会,相信但凡是有些心机的,那肯定是不会让这机会白白流逝!
  
      辽西的详细情况现在还不能说,杜度的首级更不能献!
  
      没有见到魏忠贤前,这些重要的砝码,那是一个都不能亮出,因为自己的底牌就这么些。
  
      如果这个时候,能牵扯到田尔耕,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心中想着,赵宗武也在仔细捋着,接下来自己该怎么行事,怎么叙述。
  
      可这有些时候,你心中想着什么,这就越会出现什么,虽说更多的是梦想不能成真,但现在赵宗武的气运,那并不是一般的好啊。
  
      “老爷,田大人来访。”
  
      门房脸上洋溢着笑容,今天可谓是他的幸运日,一天得到十两银子,这都够他置办半亩良田了,带着这种喜悦,便愉快的向许显纯进行通禀。
  
      “什么!”本在深思的许显纯,听到这消息后,脸色却有了几分改变,当即就指着那门房道:“你就说我不在家!快去!”
  
      这要是没有赵宗武,或者说没有赵宗武方才说的那些话,许显纯肯定会愉快的会见田尔耕,毕竟田尔耕现在,那可是魏公身边的红人。
  
      和魏公侄子的关系不一般啊!
  
      “这狗日的,敏捷性还挺高啊!”听到许显纯的话,赵宗武这心中,怎会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
  
      可,单看那门房的神情,现在说这些有些晚吧!
  
      有了田尔耕,那接下来可就好办了。
  
      想到这里,赵宗武这嘴角扬起几分笑意,心中的畅快,那更是无法用语言言表。
  
      “许兄这是怎么回事?这明明就在家中,那为何避而不见?”
  
      说话间,在堂外响起了一道声响,言语间带有几分阴柔。
  
      听到这,许显纯那脸色变了几变。
  
      该死!
  
      这怎么这么寸!
  
      怎么偏偏是在这种情况!
  
      来不及交代,根本就来不及交代,田尔耕越过那神情惊慌的门房,缓步就步入了正堂。
  
      丹凤眼,弯柳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赵宗武怎也不相信,在一位男人身上,竟能有这等样貌。
  
      那飞鱼服、绣春刀,穿配到田尔耕身上,却显得出几分别样滋味。
  
      说来田尔耕出身也算不凡,其祖父是兵部尚书田乐,这也使得他,能以祖荫入仕,只是和许显纯一样,这最初的仕途就不那么的好了。
  
      也是因为这样,使得田尔耕在饱受屈辱后,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自己出人头地!
  
      这不,在魏忠贤刚成势的时候,田尔耕就搭上了线,更为了让自己获得更多的信任,更是结好了魏良卿。
  
      “田大人,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我这不是有些许事,怕因此怠慢了田大人,您请里面请。”
  
      既然田尔耕都已经来了,那许显纯就很快换了副神情,可余光看向的,却是在旁的赵宗武。
  
      这样的机会,可不能白白让这个狗日的给抢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