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党争的味道

    京城·大时雍坊·逍遥楼。
  
      酒馆中,人声鼎沸。
  
      来往喝酒、谈心、打消时间者,那可谓比比皆是,尤其是这一楼的大堂,那更是热闹非凡。
  
      生活在这大千世界,谁人不懂忧愁?谁家没个大事小情?
  
      这有了这些,那必然就存在着众多烦恼。
  
      而男人又是这世间,最懂得有事皆自己去扛的,平时沉默寡言,可在美酒佳酿的陪衬下,就显得一切不那么一样了。
  
      酒醉观人品,酒德这东西可与学问没太大的关系。
  
      作为最毗邻官舍的坊市,这也使得逍遥楼生意火爆,据传闻,这逍遥楼背后的金主,是京城一位勋贵。
  
      只因这位贵人是喜欢江湖气,因此在筹建逍遥楼时,便定下了格调,来者皆为客,那无论贵贱。
  
      当然,这六层小楼是各有千秋。
  
      除一楼大厅是贵贱不分外,余者五层,那皆有入楼条件,并非有钱,并非有才就能前去饮酒。
  
      逍遥楼的独特招牌,也使得其在京城是为一绝,因此这不管是平头百姓,还是那达官贵人,那都喜来此逍遥。
  
      有人的地方,那就是江湖。
  
      尤其是这逍遥楼,本就是那背后金主刻意筹建的,这就使得但凡是京城、朝廷、内廷的新鲜事,那逍遥楼的酒客就没有不知晓的。
  
      品着美酒,吃着小菜,这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赵宗武、祖泽润、祖可法三人就是这般,只不过,此时他们的注意,那全在大厅传颂的酒客身上。
  
      “我也就是纳了闷了,你们说那皇上的奶妈,奉圣夫人,虽说年岁是不小了,但长得却很水灵,那叫一有滋有味。
  
      嗝……;但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那奉圣夫人非要找内廷公公对食?难道说她出来再嫁,不好吗?”
  
      在堂内右斜角,一穿着似官府小吏的壮汉,双眼迷离,身上满是酒气,大着舌头就开始说着。
  
      “你说的那内廷公公,是无赖子,魏忠贤吧!”邻桌的一位酒客,接着那壮汉的话茬,就欢喜的提道,尽管他也已经醉的不像样子。
  
      “没错,就是他!”
  
      噪杂的堂内,小半的注意皆聚集在这里,那壮汉小吏可能是在府门压抑过久,趁着这几分酒意,便胆壮了许多。
  
      “据内廷传来的消息啊,我这也是听旁人说的,嗝……;你们要是听了,那可不能传给别人听啊!”
  
      “嗝……;那魏忠贤为了能在皇上面前得宠,抢的还是他拜把兄弟的对食,要说那奉圣夫人也真够现实的!
  
      原先的对食,魏朝,是自幼就阉割入了宫,所以那东西是被切得干干净净。即便和奉圣夫人对食,也无法满足她啊!
  
      那魏忠贤也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就在魏朝休息的地方,在魏朝、奉圣夫人二人睡觉的床上,好好地满足了她一把……”
  
      说到兴奋处,那壮汉小吏甚至是眼冒金光。
  
      “放你娘的屁!那太监都是要被阉割入宫的,没卵子,他拿什么满足!你他娘的就是在这胡咧咧……”
  
      “就是!吹牛也不找准地方。”
  
      “真是……”
  
      “……”
  
      那壮汉小吏的话说完,引来更多人的注意力,这有听后臆想的,当然也有人当时就呵斥反驳的。
  
      毕竟这太监,那是没有卵子的。他拿什么去满足?
  
      “你们知道个屁!老子说完了吗?你们一个个就在这瞎咋呼!”
  
      见有人反驳,这壮汉小吏不愿意了,随手端起酒碗猛灌一口,接着就反击道。
  
      “那魏忠贤当初没了门路,自阉,是自阉!才得以入宫的,就那三脚猫的功夫,能把自己卵子切完吗?!
  
      这切完的能跟没切完的比吗?你们……”
  
      听着酒馆内说的,赵宗武这嘴角扬起了几分笑意,虽说这小道消息不可信,但有些时候恰恰是这小道消息,那准确度最为高。
  
      赵宗武不知道传扬这消息的人是做什么的,但要说魏忠贤的发家史,那还真是依靠客氏才起来的。
  
      这位少年天子朱由校的奶妈。
  
      现在的魏忠贤,还远不是权柄赫赫的魏千岁。
  
      但因为和客氏结为对食,被天启重视,从而以文盲的资历,坐上了司礼监秉笔太监的交椅。
  
      内廷的权柄,跟外廷的权柄还不一样。
  
      太监是一群很现实的存在。
  
      虽说这司礼监秉笔太监上还有顶头上司——掌印太监。
  
      但怎奈这客氏是天子的奶妈,那可谓是深得皇上宠信,这内廷太监的一切,都系皇上于一身。
  
      得皇上宠信,即便你在内廷排位不是第一,那在众人面前也是第一!
  
      魏忠贤当前就是这样一种情况。
  
      以司礼监秉笔太监的位置,实际管控着内廷的权柄,甚至这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都听他魏忠贤的!
  
      有了这跟脚,再加上魏忠贤权柄越巩固,客氏得到的也就越多,到今时这魏忠贤还兼任了提督东厂这一差事。
  
      在内廷,司礼监掌印太监和提督东厂,这两个位置是最具权柄的。
  
      虽说魏忠贤他识字并不多,但从小就在外面摸爬滚打,做地痞无赖多年,这自幼入宫的太监,若玩阳谋,魏忠贤或许不是对手,可真玩起那混不吝的小手段,又怎会是魏忠贤的对手?
  
      品味过权力的滋味,恐没谁能轻言放弃。
  
      做了厂公的魏公公,现在想得到的更多,由此也就和现有既得利益群体,东林党,起了冲突。
  
      皇帝就这一个,被皇帝赋予的权力也就这么多。
  
      你外廷得到的多了,那内廷就老老实实做大尾巴狼就行了,可人家魏忠贤并不是善于满足的主。
  
      再加上朱由校也不愿看到,东林党在外廷一家独大,若能制衡,那对皇权来说才是最稳固的。
  
      在内廷玩着木匠活,旁敲侧击指点着魏忠贤,朱由校用自己在自家爷爷那里,见的不多的帝王手段,治理着这个并不平静的朝堂。
  
      万历年间就兴起的党争,随着斗争对象的改变,也使得从以前单纯的文官内耗,转变为了内外廷的争斗。而背后的暗涌,必定会经由一场节点而大爆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