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大明下的暗潮

    这是想挂靠官职啊!
  
      赵宗武那带有晦涩之意的话,张元芳怎么可能会不清楚,相反,在赵宗武讲了一多半时,他心中就自以为是的领悟了。
  
      挂靠官职,这其实在如今的大明,是很常见的一件事情。
  
      因为辽东局势的不定,大明对其各方面倾斜程度,也可称得上是幅度很大的,而大明内部的众多派系,因为这件事而汇聚于此,这也必然会使得诸方势力,会为了那些权柄,而不断撕咬吞并。
  
      文官势力想永远确保政治上的话语权,武将势力想得到兵权的保障,而在这两个大的势力群体中,还充斥着比比皆是的诉求。
  
      在辽东,可以说交织着大明,最为复杂的暗潮。
  
      说一例最简单明了的事情,这宁远祖家在当下,还并不算是荣耀满门,但当大明在辽东局势辗转不定时,且随着祖大寿在辽东边军的地位不断增强,那朝廷为了笼络祖大寿的心,不是搞出了满门皆参将的事情?
  
      权力,那是一个妥协与被妥协的过程。
  
      “这个……”想到这里,张元芳脸上带有几分为难,这让赵宗武看后,心中也在衡量,衡量到底应该怎么说,本想着释放出自己的想法,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暗骂mmp!
  
      张元芳脸上带着几分踌躇,看向赵宗武也显得这事很难办,但话却听不出是这样的意思:“辽西的事确实比较麻烦,赵百户若没有军中依仗,恐朝中大臣也不会相信。
  
      只是我手中仅有锦州参将的名额,就暂且委屈赵百户,坐一坐这参将的交椅。
  
      再者我看赵百户身边,弟兄在军中也没有正经官身,那暂且让他们都做个游击将军吧,这官凭、文书,张某稍后就差人给赵百户奉上。”
  
      这样都行?
  
      原本还想着给自己,搞一个游击将军的身份用用,想着到了京城,最起码有正经八百的身份能用。
  
      方才见张元芳这厮脸上这般踌躇,还想着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特别的好办,就想着要不要说些好话。
  
      可老子这话还没有说出,这他娘的大喘气,跟读书人说话属实是太费劲,做起事来总喜欢这样。
  
      听这厮的意思,好像在他手中,有这样的官凭、文书不止一份。
  
      其实赵宗武揣测的还真没错,伴随着辽东局势的发展,大明对辽东一地乃至周边的倾斜,那幅度是很大的。
  
      且这么说来,武将的身份本就远不如文官,但多数文官也都很清楚,掌握在别人手中的军队,那远不如掌握在自己手中。
  
      有着这样的想法,那肯定就存在着滥用身边人,让他们来出任高级武将,由他们来掌控军队,吃兵血。
  
      因此赵宗武的要求,对张元芳来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相反,他张元芳甚至连一点损失都没有!
  
      “既然是这样,那就劳烦张兄差人,给我送来十八份游击将军的官凭、文书吧!”张元芳手中不缺这东西,赵宗武肯定就不会客气了。
  
      既然想让我给你办事,那该有的分润,你肯定是要满足我的。
  
      赵宗武要的是有些贪心,但做这些事情,那不过都是给自己安的保障。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听完赵宗武的话,张元芳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不自然,看向赵宗武的眼神也微微有些变,见到这一幕,赵宗武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少丝毫。
  
      想办事,还不出血?
  
      哪有这样的好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一刻,整个衙署就好像凝固了一样。
  
      “好!既然赵百户有这样的胃口,那张某就斗胆为朝廷聚贤了!”张元芳脸上的笑容再度浮现,同时从座椅上站起,缓步朝衙署内走去。
  
      不知是从何时存在的暗格,在其中,张元芳是拿出了一个盒子,而后将其递交给了赵宗武。
  
      “在这盒中,共计有十九套游击将军的官凭、文书,张某只希望赵百户,此去京城一切顺利。
  
      若其中出现什么差池,虽说辽西局势动荡,但该是谁的责任,那这谁都是跑不了的!”
  
      这表面张元芳并没有,提一句先前商讨的话,但字里行间透露着,你要是办好了,那一点事都没事,你要是没办好,那咱们就在两说!
  
      看着手中的盒子,赵宗武脸上多了笑容,对于张元芳的意思,他又怎能不清楚,但张元芳不知道的是,此去京城,即便是没有他的嘱托,自己也会刷一刷东林党这个天然经验池。
  
      如今,自己不但得到了锦州参将的位置,更一举解决了麾下将领名分的问题,即便虎啸军并非正规编制,但这游击将军的名分,却是正经八百的存在!
  
      “这一点张兄请放心。”看着一本正经的张元芳,赵宗武在这里保证道:“我锦衣卫办事,你请放心。
  
      你想表达的事情,我心里已全部知晓,此事我必然会办的妥当。”
  
      对于大明现在的内斗,虽说心中并不是特别的清楚,但通过后世史书的记载,赵宗武的心中,多少还是清楚的。
  
      所以,对于张元芳想表达的意思,赵宗武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只不过他通过的门路并不是直达上听。
  
      毕竟那锦衣卫的身份,是他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编出来的,如今有了张元芳给的新身份,并且这样的身份,并不会被查到所谓的疑点。
  
      即便是后续张元芳知道了此事,那属于他的新身份,已经通过一些手段谋划到了,因此这完全不是问题。
  
      “好,有赵百户这句话,张某这也就放心了。”听到赵宗武的保障,张元芳这脸上的笑容也有了几分变化,接着便笑道:“既然这样,我这就不留赵百户了。
  
      如今这辽西局势多变,我这还有很多事宜,尚没有处置妥当……”
  
      带有‘善意’的逐客令。
  
      听了张元芳的话,赵宗武也没有多说其他,文官多少都有着这样的毛病,再者说他也没过多的话想与张元芳接触。
  
      虽说是驻山海关兵部分司主事,但做的那些事,也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