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我乃锦衣卫!


  “好胆!”熊廷弼怒睁着双眸,心中想着,那怒意就越盛,快两步走到赵宗武的眼前,而震声喝道:“本督为官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下官见了上官,不行礼,不尊的!”
  熊廷弼此刻就宛如暴熊一般,身上散发的威严,让很多人心中皆起了胆寒。
  本带有青年意气的祖泽润、祖可法,此刻碍于熊廷弼的威严,皆低下了头,这并非是他们胆怯了。
  没经历过多少事情的他们,在面对这样的情况,心中难免都会有发憷的情况。
  因为他们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这世间的大道理,相信在很多人心中都很清楚。
  但在很多时候,你没有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那大道理也永远都只会是大道理。
  至于这背后所代表的含义,你根本就不会懂得。
  更何况这一个人的改变,其实通过表面就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这也难免祖泽润、祖可法会有这样的表现,至于赵宗虎、赵宗宝他们也有这样的表现,唯一做得好的也就是叶超了。
  在刀山火海中不知趟了多少遍,所以很多时候这心境变化,也是常人所难以比拟的。
  赵宗武的心中原本对熊廷弼还有几分好感,基于这后世史书的记载,辽西之所以会发生巨变,那是因为王化贞先期积累了原始资本,这也使得他能够处处压制熊廷弼,以至于对的战略未能实现!
  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狗日的,就你这狗熊脾气,但凡是有点性格的,那都不能忍!
  原以为王化贞的脾性就够古怪的了,没想到这更古怪的还在后面,真当老子这是软柿子?
  任人拿捏啊!
  听到这,赵宗武的嘴角扬起几分笑意,眼神中流露出不屑,反一字一句的看向熊廷弼说道:“尊敬上官?不知经略大人有什么值得下官尊敬的?”
  既然想撕破脸皮,那就按照不要脸面的阶段来吧,对赵宗武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胆!左右,给本官将这胆大妄为的狂徒抓起来!”听赵宗武的话,在后的韩初命怒指赵宗武喝道。
  作为辽东经略府所辖佥事,熊廷弼身边的亲信,见自家大人被一小小的官员不敬,那肯定是不能忍啊。
  随着韩初命的喝喊,本在后戒备的家丁悍卒皆动了起来,这数百之众所带来的压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抗住的。
  “虎啸军!”
  在熊廷弼麾下家丁动的时候,叶超神情严峻,拔出双叶弯刀,怒声喝道。
  “杀……!”
  当叶超身影出现在赵宗武身旁时,这本散布左右的虎啸军悍卒,在这一刻齐声怒吼,更是更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气势。
  舍我其谁!
  尽管熊廷弼他们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但真要比气势这一块,这双方谁强谁弱还真的不一定。
  与此同时。
  本错愕的祖泽润、祖可法二人,见到这阵仗后,反而清醒了过来,作为以后要并肩作战的袍泽,他们这时候绝不能当逃兵!
  尽管阅历不够,尽管心境不足,但该坚持的底线,他们还是完完整整的体现了出来。
  还算是做了一件对的事情。
  赵宗武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这谁对他好,他十倍还之,可谁要是在平时对他使绊子,那不好意思,老子先前愿意相信你,但自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要是做得过分,那必十倍还之!
  祖泽润、祖可法他们不知道的是,因为他们的行动,也使得赵宗武从心里,愿意抛弃固有观念去相信他们。
  也因为有了这样的前提,使得祖家在未来的对奴战略中,取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功勋!
  祖家的强大,也不过是刚刚开始。
  拨开挡在身前的叶超、赵宗虎,赵宗武嘴角扬着笑意,气定神闲的走着,看着眼前这处于暴怒之巅的熊廷弼,道:“熊经略,收一收你那火爆脾气吧。
  辽西现在这种局势,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耀武扬威?如果我赵宗武是你的话,就绝不会这般跋扈!
  我一定会夹起尾巴,悄无声息的滚回山海关!
  这背地里在依靠多年关系网,看看花重金,能不能求得皇上的原谅!”
  赵宗武的话,就像是一记重锤,不断地重砸熊廷弼的灵魂,此时的熊廷弼脸上的神情很诡异。
  自他做官的那时起,他熊廷弼还没有遭受过这种情况,即便是和王化贞,那也不过是政见不合,真要是这般噎人的话语还真未曾听过。
  真真是气死老夫了。
  此时,熊廷弼的内心真的是无法形容。
  看着眼前跋扈的赵宗武,如果这口气不发泄出来的话,那熊廷弼绝对会被气死,秉着别人死的心态,熊廷弼必须要干了赵宗武这等狂徒!
  “你……!”那因暴怒而被气的怒红的脸,额头处的青筋暴起:“来人啊!给本督把这个不知所谓的狂徒就地格杀!”
  得熊廷弼之令,这左右数百众家丁作势就要杀奔而去,这跟建奴交战或许底气不足,但干自家人,那底气是杠杠的!
  出现的这一幕,让祖泽润、祖可法他们心中紧张骤升,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看谁敢动!尔等想被当做叛逆,诛三族吗?!”
  本欲爆发厮杀的地方,赵宗武那怒喝是响彻云霄,在其手中举起的腰牌,更让左右是被喝停了!
  既然撕破了脸,那就不要在想着有好脸色看!
  谁都没想到赵宗武会说这话,而听到此言,也让熊廷弼他们心中有所疑惑,而紧接着赵宗武的话音就说道:“大明律,杀锦衣卫者罪同谋逆,当诛三族。”
  虽为看清赵宗武手中的腰牌是什么,但赵宗武的话,在场众人无不听的清楚。
  谁能够想到,眼前这位年轻人居然是锦衣卫!
  事情到了这一步,反而是让众人都没了手段,尤其是对熊廷弼来说,这原本赵宗武不过是一莫须有的正安堡整饬兵备道道官,怎这摇身一变又成了锦衣卫?
  你这不是闹着玩的?
  但你别说,锦衣卫的身份亮出,还真的让熊廷弼有了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