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经略


  想扭转辽东当前的局势,那势必会牵扯到很多的利益,在这其中牵扯到的最大一点,就莫过于文官。
  这世上最忌讳的,就是门外汉主导门内事宜。
  可是对当前的大明来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在军武一道,所行就是这样的策略!
  不懂军武的文官,相反却把控着最高战场指导权,而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做官的往往皆处后方,美名其曰遥控总控。
  但战场之势却稍纵即逝,若真是事事皆靠探马传送,那贻误的战机,却不是一星半点那么简单的。
  就是通过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潜意识压制。让本应是‘帝国之剑’的武将,没了锋芒,更没了锐意!
  开拓疆域的剑没了这些,那还能担当起该有的职责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万历三大征,更像是大明武将最后的绝唱!
  赵宗武的话,让在场众人皆颇为认同,尤其是祖家的家丁悍卒,那更是如此!
  祖家能够成为宁远望族,那也是祖家历代在战场上,一刀刀拼杀出来的。
  或许祖家在军中拥有一些地位后,祖家可能不用在第一线喋血拼杀,但战场之上可没有绝对的完全。
  这样,投靠祖家的家丁,那必然拥有超高的阵亡率。
  世人看在眼中的是,家丁拥有寻常人难以想象的优渥待遇,可谁又曾想到,这都是他们用命换来的!
  死了,那就永远的死了……
  “小子,这要按照你的谬论,我大明之所以在辽东出现溃败,那完全是大明文官的过错了?”洪亮的声音此刻响起,那语气中更带有几分怒意!
  谁……!
  外围的戒备怎没预警!
  骤然出现的声响,让赵宗武是瞬间警惕,抬头寻声看去,手下意识放到了刀柄处。
  本在外围警戒的祖家家丁,此刻却老实跟在那人身后,高大强健的身躯,身穿带有破损的袍服,那国字脸上满是阴郁,虎目怒睁着,身上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压迫感。
  能让祖家的家丁,这般老老实实的待着,那这人的身份必然不俗。
  根据辽东锦衣卫暗旗之前,传来的有关辽东高层情报,此人应该就是,被王化贞压制着的辽东经略。
  熊廷弼!
  与此同时,赵宗武脑海中浮现了一些基本情况。
  熊廷弼身高七尺,有胆量,晓军事,擅长左右开弓放箭。自先前巡按辽地时就主张固守式防御,辽沈发生巨变之际,因辽西百姓人心浮动,使其不稳,故而熊主张以固守来寻得战机。
  这同王化贞主张的,以少部驻扎,多部机动的战略相冲,再加之熊脾气火爆,禀性刚直,喜欢骂人,不甘谦恭下人,因而舆论对他不太推许。
  且王化贞初任辽东巡抚时,是大明首辅叶向高为其保驾护航,只不过这后来,因为王化贞他过于想表现自己的主张,随后又因为种种缘由,王化贞竟私下与魏忠贤有所联系,这种行为让东林党一系官员,对他也是极其的不满!
  其中真相,因为过多的道听途说,没了依据。
  “阁下是?”脑海中想的这些,多半是从广宁失陷有的,现在意外遇到了熊廷弼,那就必须要警觉起来。
  这历史车轮的大势,不会因为一二人的意外闯入,说改变就会改变的!
  “本督,熊廷弼!”
  那双虎目微眯,其目光更迸射出威慑之意,那不怒自威的感觉,确实让人心中是下意识的咯噔。
  熊廷弼此言一出,让本平静立于两旁的祖泽润、祖可法,神情中多了几分惊异,接着是恭敬行至其身前。
  尽管此来经略辽东,因为王化贞的缘故,使得熊廷弼手中所握兵权并不多。
  但这辽东经略毕竟是一方重臣,这权威,也绝非是祖泽润他们这些小辈所能挑战的,再者祖泽润他们也出身武将世家。
  这规矩更是深入他们的内心!
  听着熊廷弼在这一字一句的说着,赵宗武的神情间,浮现出几分笑意。稳步朝熊廷弼走去,稳稳站定后,出于礼节,抬手行礼道:“原来是熊经略,先前不知经略身份,还望大人海涵。下官是正安堡整饬兵备道道官。”
  未在京城谋划到高位时,赵宗武他是不会轻易亮明,自己已将觉华岛纳归麾下,毕竟这在大明属大逆不道的存在。
  “哼!”那眼神带有轻蔑的看向赵宗武,熊廷弼重哼道:“现在知道自己是谁了,你来告诉本督,是谁给你的资格在这里胡言!”
  作为正经科班出身,万历年间的状元,尽管后来做了与武职有关的官位,但这并不代表着,熊廷弼会忘记自己的根本是什么。
  在大明朝廷中,尽管存在着众多党派,尽管他们内部斗个不停,但对外,他们都统称为文官群体!
  不管是出身哪个派系,这些文官从骨子里就蔑视武将。
  未曾见赵宗武穿官袍,而记忆中也不曾记得这位张狂的年轻人,那熊廷弼就自认为赵宗武是武将出身!
  尽管赵宗武在这报了家门,这正安堡整饬兵备道道官,是属文官体系,但辽东何时又多了这正安堡整饬兵备道道官?
  娘的!
  听到熊廷弼那带有呵斥的话语,赵宗武心中的怒火却腾然而起,说句实话,就熊廷弼这火爆脾气,但凡是有些脾气的人都受不了。
  老子在这和你好好讲话,你他娘的是什么态度!
  现在辽西是怎样一种情况,你他娘的心里没有一点逼数吗?
  还真当自己是辽东经略啊!
  “不知大人说的胡言是什么意思!”双眸死死盯向熊廷弼,语气中带有探询的说道,这一幕让熊廷弼先是一怒,接着就要发飙出来了。
  现在这世道真的是变了,一蝼蚁般的存在,竟敢这般对他说话,这要是传出去还让他这个辽东经略怎么混?
  虽然说此刻广宁已然陷落,辽西已然成为了建奴的乐园,但这多半都是那狗熊的王化贞造成的,自己这要是疏通好朝中,那必然还是牛掰的存在啊!
  这蝼蚁必须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