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东林与阉党


  虽然此番前去祖府,并没将心中勾画的蓝图完美实现,但随着这祖泽润、祖可法的偷摸加入,也让赵宗武看到了希望。
  有了接触,那就不怕目标做不成!
  “想确保辽西走廊的稳固,就必须要确保锦州城的安危。
  但如此一来,这势必会让宁远及其周遭,势必成为第一线。
  纵使辽西走廊之危结束,然,明军胆气,皆因一场场战败,而尽失!
  为确保该地域安危,势必会让现有前线以坚固堡城,兵线之内,祖家纵使是宁远望族,那又何以确保家族不受风波?”
  在东关驿侧,自宁远出发,队伍在这期间就行进不停。这还不容易遇到了官驿,那必然是要好好休整一番。
  虽辽西局势已彻底乱了,但辽西走廊还算稳定。
  “但辽西局势已然乱作一团。”听到赵宗武的解析,在旁的祖泽润眉头紧皱,心中有着不同,并说道:“朝廷想要稳定局势,那必然会加重辽西的兵马。
  想确保辽西安危,那必然会加重辽西战略,接下来必然会遣派懂军武的人前来,如此一来,又怎会做抑制我军的事情?”
  听到祖泽润所讲,赵宗武脸上洋溢着几分笑意,不过神情中却有几分不屑,这让祖泽润有些恼怒,以为赵宗武这是对他有着歧视。
  “哈哈……”赵宗武也不管祖泽润心中是怎么想的,停顿片刻后继续道:“祖老弟,且不说你讲的跟脚是否成立。
  我在这里就问你一点,自万历四十七年,我大明对建奴执行第一次战役,在这期间算起,执掌我辽东权柄的,有几位是真正懂军武出身的?
  除了熊廷弼懂军武外,余者皆对此道并不了解!
  可即便是这样,又因熊廷弼并非东林党出身,而泰昌皇爷登基之初,东林党势大,这也因此让熊廷弼被拉下马!
  硬是让不懂军武的袁应泰上位,如此更是断送了,我大明辽沈之地!
  至于之后的事情,相信不用我多说,你们心中比谁都清楚,辽西的局势到今日这番局面,那多半是这群文官主导的!”
  对于大明文官,赵宗武相信在这其中,肯定是有实干家的。但对于东林党一系,赵宗武却更多的是不屑。
  两次执掌朝廷权柄,两次皆行党同伐异之事。
  明末下的明廷,党争不断的背后,皆有东林党在浮动。
  空谈,不务实,党同伐异等等,赵宗武不知用多少词汇来说!
  非东林党一系,非东林党亲近一系,那就不要想着能得到什么,并且这骨子里蔑视武将,也使得很多时候,他们皆不把武将当人看!
  当然。
  这样的情况,也同样适用于其他文官。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源,那是因为明初,太祖用镇压的手段,抽掉了文官的骨头!
  赵宗武说的这些,让祖泽润、祖可法神情皆严肃了起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虽然话不好听,但事实就是这样的。
  “方才祖老弟说,朝廷想要稳定辽东局势,但你要懂得换位思考,何为换位思考?你需要先站在那群,东林党文官大爷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辽东局势大变啊!虽然说王化贞是我东林党一系,但自上位期间,他就和魏阉关系不一般。
  忘了自己的出身,反而跟自家的仇敌搞在了一起,那就必须要借助此次机会整垮他们!
  只是搞掉了王化贞,他终究在表面上是属于东林党啊,所以必须要搅浑这个局,唯有这样,才能在打击阉党的同时,借此获得新的利益!”
  看着目瞪口呆的祖泽润、祖可法,赵宗武继续说道。
  “这还并不算完,这朝中必然还有其他文官体系,只不过因为如今东林势大,这使得原先他们的派系,无法在复杂的斗争中存活下来。
  那必然会投靠强权之下稳定跟脚,由此他们不得不借助,皇帝身边的红人,也就是如今的内廷权阉魏忠贤!
  世人皆说这朝中只有东林党、阉党两派,只是谁又能确保,栖身这两派之中,又有多少人是怀揣了异心?
  为了能得到利益,在很多时候当个伪装者,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吗?”
  朝中的基本大势被赵宗武娓娓道来,虽然这表面上来看,似乎和现有辽西局势并没有太大关联,但现在的明廷终究是有着很强权威的,尽管这个权威在县以下消耗殆尽,但在一些大局上,还是十分顶用的!
  “辽东之局,从一开始就不是单纯的武将事宜,想要文官放弃这样的权柄,这比登山还难!
  因此就不要想着,辽西之局的改变,寄希望于此道!
  想确保我大明,在辽西局势不进一步糜烂,那就必须抛开文官的无谓管辖,觉华岛就是开启这一段进程的开端!”
  说这么多,讲这么多,赵宗武想做的是让更多的人笼络到他的麾下,在广宁,在辽河防线经历了那么多,这也让他从一开始就不愿相信所谓的文官!
  “我……”祖泽润无言。
  作为军武世家,祖泽润从没想到会这样复杂,对他来说,只要朝廷愿意派一位武将主持辽西大局,那势必会让现有局势得到大的改观!
  但是这背后牵扯到的利益,是他从没有考虑过得。在祖泽润心中不知为何,却生出了深深地无力感!
  事情说到了这一步,祖泽润、祖可法心中即便是再有想法,那势必也能感受到辽西局势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