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癫狂的巴牙喇


  临战教学,在于可根据局势变化而讲,瞬息万变的战局,也让赵宗武他们时刻戒备。
  就在这说话间,建奴攻势好似叠浪一般,其凶悍进攻,一浪猛过一浪,这亦使得棉甲小将所部,在局势上反不如建奴!
  “也不知那马车中是谁。”赵宗虎眼神中闪烁着精芒,但语气中却带有几分不屑,道:“本占据优势的兵力,半数却被限制在此处,这也算给了建奴可乘之机。”
  听到赵宗虎所讲,而赵宗武却存着几分考究之意。
  “虎子,若你是那棉甲小将,马车中是你至亲,面对凶悍的建奴,你当如何抉择?”
  面对赵宗武的询问,赵宗虎在听后,一时无言。有道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真要是事情,就发生在自己身上。那能否做出最有效的方法,这却也成为了最关键的所在。
  “我当……;亲率……”说着只有自己能听懂的话,赵宗虎表现出常有的纠结。
  看着赵宗虎的表现,赵宗武嘴角微扬,轻摇其头,而后讲道:“此战的关键在于,棉甲小将错误的预判己方势力,将半数兵力限制于马车处,这可能和其第一次上战场有关。
  如果我是那棉甲小将的话,我仅会给马车处,遣派6名精锐持重盾,分往马车左右两翼,固守戒备。
  要知道建奴凶悍,过少的兵力和之对决,必然失败,而分批添兵,这又属添油战术,实属兵家大忌,与其这般被建奴磨死,倒不如呈舍我其谁之势,同建奴发动决战!”
  赵宗武的解析,让在场众人皆频频点头,尤其是赵宗虎,那眼神中闪烁的崇拜之意,有增无减。
  “……就在此时!虎啸军!结阵……杀奴!”
  显然,赵宗武并不会平白享受此等炫耀之际,自始至终,他存着的就是磨炼之心,除叶超、殷澄外,诸如赵宗虎、赵宗宝、赵宗浩、赵宗南、赵宗锡五人,那都是他选出来的苗子。
  战争不是儿戏。
  战争不是过家家。
  为将者,若无超高的警惕性,那必败无疑!
  为此,赵宗武决定用一场血腥的搏杀,来告诉赵宗虎他们,战争永远都不是玩的,他是会死人的!
  当然,之所以赵宗武敢这样做,那也是因为,其部二十余众,皆为虎啸军精锐悍卒。加之在这期间,由棉甲小将所部牵制搏杀,也使建奴折损半数,余者体力也有减持。
  由于所喊突然,以至于赵宗虎等人并未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但戒备左右的虎啸军悍卒,却几乎在同一时刻,或持枪跟前,或握弓落后,叶超、殷澄则分位左右两翼。
  只见赵宗武一马当先,手持重枪,虽相距两里有余,但战马急奔下,这段距离并不显。
  这突如其来的第三方,让原本陷入激战的双方,皆略显震惊,谁都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出现第三方兵马。
  “大少爷,是友军,不是建奴援军!”在棉甲小将旁的家丁,紧皱着眉头,在观察其容后,震声喝道。
  听到这话,那棉甲小将是怒挥长枪,而仰天长啸:“儿郎们,祖家援军来了,随本少爷杀奴!!!”
  那歇斯底里的怒吼,狰狞的脸庞,让那俊朗的棉甲小将,一时间显得很是凶悍。
  本攻势平稳的建奴,在见到此幕后,稍显停滞后,接着却再度平稳下来,这种战场临变性,那绝非一般军队所能有的。
  要说也够倒霉的,原本他们这支队伍就不是和祖家拼杀的,身为镶白旗巴牙喇,自旗主杜度战死,他们就四散而出,所为就是要将,自家旗主的脑袋给找回来,并且将凶手杀死以告慰亡灵!
  若不能做到这一点,他们将承受来自汗王的凶残镇压!
  宁骨怒睁着双眸,强健的体魄给人不敢直视之感,眼看着后方出现了一支新生力量,这让其心中不由震怒!
  “套鬼,你领着五人前去阻拦,势必要将他们拦下!”
  “是!”
  战场之势本就稍纵即逝,这突如其来的变局,终究是影响到了宁骨等镶白旗巴牙喇。
  在这奔腾间,赵宗武见建奴从队中分出六人,这嘴角是不由微扬,心中暗道:“这场歼灭战要是打不赢,那老子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左右……”
  “绕击!”
  战场中要做的,是用最简骇的招式,一击毙敌!
  得赵宗武令,尾随在后的骑卒,分由叶超、殷澄带领,快速越过赵宗武身位,接着又呈三箭球状,以饿狼捕食之势攻去!
  当然在队伍最后,尚存有五人,作为战场新兵的他们,更多的是刷刷体验感……
  套鬼见状,心中是为之一震,但态势已出,若此刻减缓攻势,那必然会造成新的问题。
  与其这般,倒不如搏一把!
  他没想到,这支队伍的首领眼界如此刁钻。
  “咻咻咻……”
  既然,在兵势上不占优势,那便从气势上着手,奔腾间,套鬼是长枪悬挂,抽出强弓,搭箭,怒射而出!
  伴随着那声箭矢破空声,只觉得残影闪过,在中翼后的一名虎啸军骑卒,未能抵挡,便被射倒在地!
  有套鬼打样,其后巴牙喇亦如此,短短五百米之距,便让赵宗武方折损了七人!
  这局势,让赵宗武心中怒火冲天,那噬人的双眸,怒睁着,手中的重枪,在这说话间便怒劈而去!
  为首的套鬼,是弃弓,慌乱间,摘枪抵御,虽说套鬼是巴牙喇,是建奴中少有的精锐,但跟赵宗武相比,那终究是差了些。
  愤怒状态下的赵宗武,那绝非是一般人所能抵御,仅一记重劈,便让套鬼失了分寸,二人是错马而去,但在擦身之际,赵宗武一记卧马回枪,其枪尖直戳腰眼,刹那间,套鬼根本无法做出反应……
  “啊……”
  伴随着不甘的怒吼,套鬼摔倒在马下,趁其势,赵宗武是怒甩重枪,接着便攻向另一员,欲杀来的建奴!
  自这一刻,战场的局势彻底倾向于,赵宗武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