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命运的捉弄 下


  这人无论到了哪儿,无论本事再大,这身边终究是离不开乡亲的帮衬。
  身边不管有多少人效忠追随,这骨子里更愿相信、托付的还是乡亲,因为血脉上的联系,无关远近。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有时这乡党的力量,要远比一些外人强大,或许他们在读书一道没过大的帮衬,但在别的地方你永远不要小看丝毫。
  而伴随着赵宗武实力的不断稳固,虽说在他身边也凝聚着很多人杰,但这左右没几个贴心的乡党,那肯定是不行的。
  赵氏自洪武二十七年便在此定居,初,赵氏祖为一营守备,赵氏也为在册军籍,其一脉是跟随着大明的兴衰而动。
  时至今日,赵氏一脉虽说在沙后所,还算是人口较多,但终究其家族气运消减了许多。
  因此,当赵宗武已然做上了兵备道道官,以及他想让赵氏子弟,前去觉华岛帮衬他时,这在沙后所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其过程不多赘言,广宁战局不利给了赵宗武先决条件,以至于他这连唬带骗的,竟成功将赵氏一族,共计379人成功劝离。
  当然,能成功将赵氏一族尽数带离,还有一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赵氏在沙后所并无良田。
  土地兼并在南方已成常态,在辽东那更是一人只手遮天,这一堡百户上官想搞谁,那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虽说先前出了赵集这档子恶心事,但那终究只是个例,再者说,赵宗武也相信自己不是那是非不分的棒槌。
  这来时不过十余人,但归时却拖家带口不下四百众,再加上这每家每户携带的东西,也让赵宗武当起了甩手掌柜。
  于是乎,赵氏一族这相关迁移的大小琐事,赵宗武尽皆交给了赵兴厚,并让他的三个儿子:赵宗虎、赵宗宝、赵宗隶在旁帮衬。
  至于他赵宗武,则提前赶回觉华岛,虽然想和妹妹赵宗灵多待在一起,但那突如其来的变故,终还是让赵宗灵只相信张氏。
  情感这种事情并不能强求,虽然心中有所记挂,但有些事情还是讲究顺其自然。
  韩虎将赵宗林带走,那必然是前去他的狗主人身边,尽管这心中再显得急切,可辽东事宜未下定论前,他赵宗武是不能轻易离开的。
  但显然,好的气运没了……
  “天启二年2月16,辽东巡抚王化贞所定策反计实行已过两月有余,同时联系草原部族,欲对建奴施行三方夹击之策。
  这期间叛奴者李永芳‘知途迷返’,期间双方多有联系,甚至约定在2月对建奴施行反击。
  但,大汉奸李永芳狼子野心!
  虽表面是一副知途迷返的态势,可背地里却将其尽数交待给建奴,以至于建奴对其动态皆了然于胸!
  就这般建奴是将计就计,再加上广宁被围困半月有余,也使得城内是人心惶惶,以至于孙得功之侄孙友进,暗中集结数部游击、千总、把总,最后竟夺城门以迎建奴得进!”
  看着手中的情报,赵宗武胸膛的怒焰不绝!
  “狗货!王化贞你真是个蠢材!”赵宗武怒睁着双眸,手上青筋暴起,那书信更是被握成一团,略显狰狞道:“你丫被杀真他娘的是不亏,老子不是没提醒过你!”
  说真的。
  对于那种顽固、坚持己见的人,赵宗武真的是很无语。
  作为历史轨迹的观看者,赵宗武说自己是当今这世上最了解的,那一点也不为过,这大路已然给你指出来了,明明是火坑,可你他娘的王化贞倒好,非要跳下去!
  你说你坚持己见也就坚持己见呗,你没能力,把指挥权交给有用的人手中也可以啊!
  可你个蠢材,非要死死抓住这军权!
  虽然说他是借王化贞之势才起来的,但在这期间,自己付出的一切,已然是给王化贞算清楚了。
  自己得到的一切那都是应得的。
  “草泥马的!”
  来大明经历那么多事情,赵宗武自诩也算是把心态历练了出来,可遇到这种事情,自己这情绪还是未能控制住!
  努力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久,可到头来还是被别人打破了希望。
  那种情绪唯有亲身经历者,才会明白。
  虎目怒睁,身上散发出惊人的煞气,眼睛死死盯着战争沙盘,一触即溃的战局是当前明军面临的最大危局。
  随着广宁城的失陷,整个辽西丢掉了最为重要的战略支撑点,就好似人没了脊椎中枢一般,接下来辽西将会在建奴凶悍兵锋的侵略下,而瑟瑟发抖!
  虽然说这心中早就有了这样的准备,但真当这样的现实降临时,赵宗武这内心还是很愤慨的。
  同样这次经历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世上不要妄图让别人,去帮你实现计划,心中一旦有了这样的期待,等待你的必然是失败!
  “现在虎啸军初成,这一万多大军即便是投入到辽西战场上,也未必能带来什么实质性改变。”
  “熊廷弼、王化贞因为此战败走,辽西多地因没了实质性统辖,而陷入到各自为战的境遇,这样一来也给了建奴可乘之机。”
  “……”
  “在原有轨迹中,宁远以北的辽西之地皆被建奴攻陷,那努尔哈赤更是下令把辽河以西的百姓,驱赶到辽河迤东尽行屠戳,惨绝人寰!”
  脑海中快速闪过种种想法,虽然有无数次,赵宗武在心中就想着不管这么多,就他娘的和建奴决一死战!
  但这隐藏在灵魂深处的最后一丝理智,却在不断地敲打着他,如果这次真做了这任性之举,那么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短暂阻碍建奴的凶残攻势。
  而自己也会因为这样的行为,使得仅有的根底被彻底消耗,相反一旦让建奴恢复过来,曾经的惨案并不能得到根除!
  小不忍则乱大谋。
  赵宗武现在是真真的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这更多的是向现实妥协,目的就是为了劝慰自己,劝慰自己一定要翻盘!
  枭雄并不是那么好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