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游斗!


  努力想做的更好,可残酷的现实不断刺激着赵宗武,这种愤怒是常人所不能体会的。
  透过李赟所喊,赵宗武翻身骑于战马之上,眺望远处那已陷入混乱的战场,尽管看的并不真切,但些许预判这心中还是能做到的。
  “现在不是死拼的时候,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清楚战局后,赵宗武心中是快速做着决断:“如今当如之际是突围出去,这西平堡、广宁是不能再去了,在辽河防线都改变不了,那去禁锢更大的地方想要改变,那才是真正的难如登天!”
  充满煞气的眼神扫视着周遭,脑海中却在快速运转,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是赵宗武现在要解决的问题!
  觉华岛!
  某一刻,在赵宗武脑海中闪过一处地方!
  对于广宁之战的过程,赵宗武心中比谁都清楚,但同样他心中也很清楚,这不同于史书进程的溃败一旦开启,接下来对固守西平堡一线、广宁一线的战场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这副总兵罗一贯,此刻依旧在西平堡整军备武。
  辽东经略熊廷弼,此刻依旧在右屯踌躇不前,因为他手中实在是没过多的兵马了!
  辽东巡抚王化贞,此刻依旧在广宁抱有希望,只不过这希望,他不抱在左右同僚身上,却抱在了毫无可信之言的蒙鞑与投奴派李永芳身上!
  这世上最难的,莫过于唤醒装睡的人。
  王化贞,此刻就是属于这一类。
  原本赵宗武想着通过自己的力量,在辽河防线上做出改变,借此来拨动所谓的历史大势,可这历史自带的惯性却这般大,以至于赵宗武这小胳膊小腿,根本就没能做出什么改变!
  即便前往西平堡,前往广宁,如果这最高指挥者不是他赵宗武,那最终这历史进程,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那建奴在占领广宁后,又接连攻陷义州、平阳桥、西兴堡、锦州、铁场、大凌河、锦安、右屯卫等40余座城堡的命运也终究无法改变。
  更让人觉得愤怒的是,这努尔哈赤在攻陷辽西之地后,更是下令把辽河以西的百姓,驱赶到辽河迤东尽行屠戳,其景象惨绝人寰!
  活着!
  只有活着,才能做出改变!
  在想明白这一点后,赵宗武也就坚定了要率部逃离这历史惯性,既然当下这战局是打不了了,那倒不如先找到一处稳固之地再说其他!
  想变强的心深埋在赵宗武灵魂深处!
  当前这种局势中,接下来存在的广宁之战便留给了他宝贵的时间,如果他能够抓住这机会,并寻得一处稳定之地。
  最大程度的保存有生力量,那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才能给予建奴最大的打击!
  “结阵……!”
  混杂的战场上,赵宗武那带有愤怒的嘶吼骤响,本在前搏杀的虎啸营将士,在听到这一指令后,开始按照原先训练的那般凝聚!
  本在前搏杀的重甲士快速集结,并在左右白杆兵的掩护下撤退,酣畅淋漓的搏杀,让他们这群身披重甲的将士气力消耗很大,想要撤离这战场,那就必须心无旁骛。
  本一直养精蓄锐的范天雄部动了,八成是持各类火铳,余者是手握粗劣的火药弹。
  周遇吉部、左良玉部分定两翼。
  整个阵型装换得很快,在这嘈杂的战场上能有这等速度,已然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虎啸营全体是边战边退,这也让本处僵持状态的战局瞬间发生了改变,以至于这在旁的明军将士亦有溃散之势。
  但已杀红眼的建奴又怎会放过这机会?
  “别怪我心狠!”
  “我赵宗武一定会再杀回来的!”
  看着一个个在战场上被建奴杀死的明军,赵宗武双眼怒睁,心在滴血,但现实强逼着他必须退出来!
  虎啸营是他能够改变的唯一机会!
  他不能将这支好不容易才凝聚出来的精兵,因为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而全部消耗在这里!
  凡世上强者,皆能忍常人所不能忍!
  纵使心中在滴血,纵使心中在质问,纵使自幼塑造的三观不断鞭打着自己,赵宗武他都必须做出抉择!
  现实倒逼着这个年轻人心境发生着改变。
  混乱的战场给了赵宗武他们机会,这用辽河明军的生命填充出来的机会,深深刻在赵宗武心中。
  虎啸营全体心中皆怒吼着。
  杀到这份上,可到头来的局势却令他们终身难忘!
  漫天的溃兵,癫狂的建奴,在这场充满血腥的杀戮中,让这块大陆陷入到了最后的疯狂中。
  赵宗武他们这支溃兵是沿着临海处不断奔行,心中求生的欲望,不断激励着他们奔逃!
  面对危险时,这人都是会聚集而逃。
  这支在奔逃中不断壮大的队伍,趁着冬季的朔风,雪花的降临,开始驰骋在这片满是血泪的大地上。
  与此同时。
  杜度在指挥着军队攻占了该处防线后,这心中的怒火从来都没有消散过,为了攻占该处防线,其麾下镶白旗折损了700余众将士,这其中就包括30余位巴牙喇!
  再加上杜度深知这支明军队伍,就是他在蛤蜊河遇到的明军,这更让他心中的怒火不能消灭。
  尽管取得了胜利,但内心的呐喊不断驱使着他要冲上去!
  杀了赵宗武!
  只有杀了他才能平复心中愤怒!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杜度竟率领千余众镶白旗建奴就尾随而上,当努尔哈赤他们尽情在这收割明军性命时,杜度他们便脱离了大军。
  乱了,乱了。
  因为这场混乱的战局,使得一切秩序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活着!
  这是赵宗武他们不断奔逃的信念!
  干掉赵宗武!
  这是杜度他们追杀的源泉!
  在这白雪皑皑的大地上,当战争的阴云降临之际,一场对双方来说都很重要的追杀与反追杀就这样开始了。
  同样,为了给王化贞警备时间,赵宗武还是在奔逃期间,遣派了身边暗旗前去禀报消息,并且也是为了让驻守广宁的暗旗尽皆撤离出来!
  这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势力不容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