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不疯魔,不成活


  百人成林,千人遮地,万人无际!
  在这方天地间,依旧充斥着难以挥去的血腥味,本被鲜血浸湿,变得泥泞的土地,过了一夜已变得硬邦邦。
  被建奴督战,穿着单薄的包衣奴才,打着牙床,扛着简陋的木梯,握着单一的兵刃,嘶喊着前行!
  “娘的!”见到这一幕,在寨墙戒备的赵宗武忍不住怒骂,接着转身向祁秉忠说道:“祁总兵,建奴这一次是要用这些来当炮灰!
  他们这样做,恐是想诱导我军到底有没有反击的能力,恐这一仗不好打啊!”
  因为这辽河大营,是由祁秉忠负责镇守的,虽说赵宗武所部虎啸营,是属战略支援部队。
  但为了确保战事,祁秉忠便抽调赵宗武协助,至于虎啸营所部,除亲卫部跟随外,其余皆让赵宗武留守营寨待命。
  战争尚未到激烈地步,若就这般傻乎乎的上来,除了消耗体力外,其他忙也帮不了多少。
  毕竟看现在局势,这一战建奴恐想做的是消耗驻守明军的体力和数量。
  祁秉忠皱眉道:“赵大人,你我分守左右,切记,一定要确保防线不能丢,若有不从者,就地格杀!”
  战局的演变,让祁秉忠内心承受着巨大压力,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想着所谓的权威不权威,能不能守住防线,这才是当前第一要素!
  好样的!
  跟爽快的人一块共事,要远比那藏着掖着的,做事要舒畅。
  说实话赵宗武并不惧怕,同建奴战场搏杀,虽说建奴战力确实强悍!
  但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都他娘的是人,有什么可怕的!
  战场之中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做胆小怯懦之事,心中越是惧怕,死亡越是尽早向你招来!
  来吧!
  不过又是一场血战,这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心中暗下决心,赵宗武神情严肃的盯着战前,左右站满了将士,一道道军令也快速下达。
  在游击、千总、把总各级将领的怒骂敦促下,立于防线的将士,皆快速站到自己该处的位置。
  …
  …
  “呜呜……”
  伴随着号角声,努尔哈赤在后观察着战局,一切都按照预定计划,由麾下奴才指挥镇压,那包衣则不断逼近明军寨墙!
  “玛法,各部将士已按计划部署,是否下达总攻?”一条条指令汇总到岳托这里,得知基本情况后,年轻的岳托便恭敬朝努尔哈赤说道。
  作为爱新觉罗中的年轻一代,岳托是即杜度,又一位进入战场的,在建奴中,十五岁就能上战场,这是已经很稀疏平常的事情。
  注意全在战场上,努尔哈赤听后便声音低沉道:“岳托,传令下去,让各部按既定计划行事!”
  “遵命!”岳托躬身道。随后便调转马头,将汗令传递给斥候,并让其快马飞传各旗!
  在后督战的建奴大军,在各部牛录额真的指挥下,弯弓搭箭,一支支箭矢满拉怒射。
  射……!
  伴随着怒吼,这蓄力待发的箭矢出动了,几乎是在瞬间,“咻咻咻……”破空声响起,遮天盖日的箭雨朝明军寨墙袭来!
  冲!
  与此同时,箭雨怒射便是标志,本就在前欲冲阵的包衣奴才,见到此物后,一个个怒吼着杀奔寨墙!
  这其中存在有想脱离战场的,但被在后督战的建奴见到,根本不多说其他,直接上前将其砍翻在地!
  战争一旦开启,一切都必须围绕着攻城来论,任何影响军心、攻势的因素,必须第一时间扼杀!
  无论是谁!
  在这方面,建奴表现出了真正的铁血。
  躲!
  见箭雨来袭,久经沙场的将领怒吼着,在敌军尚未抵前时,无谓的牺牲不能做,这箭雨便是建奴最好的压制。
  娘的!
  心中暗骂一声,赵宗武动作敏捷的便躲在一处,避开这要命的箭雨!
  “邦邦邦……”
  “邦邦!”
  接连不绝的箭矢射来,遇到遮挡,便嵌入这木段之中,发出了令人躁动的烦躁的声音。
  这其中也存在着倒霉鬼。
  因为躲闪不及,或规避地方不好,那携冲势的箭矢,轻松贯入,有皮甲、棉甲的尚好,但这也绝非是必然安全!
  “啊……”
  “啊!”
  歇斯底里的怒吼,疼痛让他们抱着患处,在地上不断的打滚,似乎这样便能减轻疼痛!
  但引来的却是更多的箭矢!
  冲啊!
  借助明军规避箭雨期间,在下的包衣大军,乌泱泱一片,行动混乱的冲向寨墙,这一幕,也让寨墙上的明将有所戒备!
  “御敌!”
  “御敌……”
  “弓箭手!反击……”
  “快……”
  接连不断的怒吼,将龟缩在角落的明军喊出,赵宗武手持包铁木盾,握雁翎刀,不断下达着命令!
  这时候要是不抵御,真让建奴大军抵近,那接下来的战斗便不好进行了。
  左右是亲卫部,他们持重顿,握长刀,按照阵型抵御着箭雨来袭!
  咻咻咻……
  不同于建奴后方有压制性的箭雨,这明军的箭雨却稀稀拉拉,尽管也射中有倒霉鬼,但却未能对攻来的包衣大军形成威胁!
  冲啊!
  想活着,想好好活着,那就必须要拼命!
  在大明这里没有活路,被迫当了奴奸,他们想得到的就是好好活着。
  在这个家国大义淡泊的时代,能好好活着,比他娘的什么都实际!
  但,这有些事他并不能做!
  赵宗武痛恨的就是这些!
  “都他娘的打起精神!建奴来了,攻破了防线,想想你们的父母妻儿!”
  “不想让他们遭受蹂躏,就他娘的给我像个爷们儿!”
  手中雁翎刀不断怒挥,磕飞来袭的箭矢,看着龟缩不敢驭奴的将士,赵宗武怒睁着双眸,怒吼着!
  凡事留在辽河防线的明军,那超八成都是辽民,尽管这心中惧怕,可听到赵宗武这话,那心中的执念强逼着他们站出来!
  不为别的,就为自家父母妻儿能好好的活着!
  战争永远都是惨烈的,爆发一场,那都是会死人的!
  对双方来说,这一仗将注定载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