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风起


  求些推荐票,请大家阅后投票,谢谢。
  …
  “谁能给我解释解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什么时候我辽东军勋,想解决掉一只恼人的猴子竟变得这般困难?!”
  李如梧怒睁着双眸,因愤怒使得额头处青筋暴起,那充满怒焰的目光扫视全场,反让在座众人无不低头。
  原以为解决掉赵宗武就像是碾死一只臭虫那般,干掉赵宗武的话能让他们的怒火消散些许。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
  在那场自以为稳操胜券的对弈中,最终失败的反而是他们这群精心布局的人!
  这简直是对他们最大的耻辱!
  秦绍贞强压着心头郁结,但想起自己身上的担子,只能强带着笑意,似有开解、又似有讨好道:“大人,您先消消气,现在事情已然是这般了,当下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在不引起巡抚大人的注意,圆满将宋家案件解决掉,不然被巡抚大人察觉到什么这事儿反而不美。”
  原本秦绍贞他们设计了一个完美的圈套,可怎奈赵宗武这厮却狡诈至极,对这圈套完美了都避开了,以至于秦绍贞现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事儿要是不能完美解决好的话,那接下来等待秦绍贞的就是命运审判。
  在辽东你没有官位,那往往就代表着你距离失势不远了,毕竟在这里的群体都是很现实的存在。
  对于秦绍贞的心思,其他人怎会不懂。
  但有些事儿还真如秦绍贞讲的那般,在辽东本土军勋中,向来是排外的,因为他们只信任并肩作战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做到一起长时间享受荣华!
  李成梁在辽东平定边疆隐患,但同时也缔造了一支地域性极强的群体,只不过随着辽东的落寞,这支群体也渐渐走向了毁灭……
  但这对李如楠来说却不这么想,回想起曾经李家享受的荣光,在对比如今的憋屈,这使得年轻的他肚子里憋着怒火。
  如果这股怒火他不发泄出来,那他就会被这怒火给活活焚烧掉!
  眼神中带有玩味,语气中带有挤兑,看向秦绍贞更是多有轻蔑,李如楠轻笑道:“秦都司,您这话说的真是精辟,先前貌似我记得有些人曾拍着胸脯子讲道,那赵宗武根本就不是对手吧……”
  说到这里便停顿了数秒,说到这秦绍贞脸都绿了,但李如楠却好似没见到一般,继续讲道:“对了,本公子想起来了,这话不就是秦都司说的吗?!!!”
  这话最怕的就是不顾情面的挑开,因为一旦这般,这也就代表着所谓情面已到了可随时捅破的边缘。
  这秦绍贞虽说是这其中的一员。
  但作为都司,他也有着属于他的脸面,被一个毛还没长齐的青年当众呵斥,论谁都无法轻松揭过吧!
  脸上的阴郁已让其变成了黑脸,秦绍贞语气中含有愤怒,虽尚未爆发出来,但语气却冷到了极致:“九公子,你这话说的是何意?难道说出现今日这样的情况是秦某一人之错吗?这分银子的时候怎没见九公子这般亢奋呢?!”
  原本李如楠这话说的就是宣泄心头怒气。
  毕竟作为公子哥的他从没受到过这种憋屈,哪怕是他李家已今非昔比,但这种憋屈也从来没有受到过。
  但现在,就因为那赵宗武却让他尝到了这种憋屈感!
  李如楠这人说话不记心,说好听点叫脾气火爆,说难听点就叫没脑子!
  可现在出了这种事情,那心头窝火的可不止他一人,先后损失几十万两的银子,这对谁来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你……!”那李如楠听后,心中怒火瞬间爆炸,这怒睁着双眸指向秦绍贞,接着便要暴起!
  原本这武崇堂就要上演pk赛,可坐于主位的李如梧又怎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一旦内部出现裂痕,那这个势力还能同舟共济的走下去吗?
  想到这里,那李如梧便暴喝道:“李如楠!你给老子退下!”
  这李如楠算是天不怕地不怕,可唯独害怕的就是他这个七哥,甚至见他七哥发脾气时,那乖的就好似好小孩一样。
  原本欲暴起找事情的李如楠,在这瞬间便没了响动,其更是不顾旁人眼光的闭目凝神坐在座椅上。
  而他这般反让秦绍贞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了,但李如梧却没让气氛凝重起来,接着便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出现了,那我们就需要解决,既然巡抚想让秦都司来断案,那我们就拿这宋家灭门案好好做,赵宗武的事情我们暂且放下;
  并且根据情报所知,那赵宗武如今正按巡抚指示练兵,而官职也从原先的知事变成了兵备道道官;
  这做了文职我们不好出面解决他,可转成了武职就不一样了,而且那赵宗武要前去赴任的地方正是正安堡;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不在巡抚手中所能掌控的了!”
  虽说李如梧先前愤怒不已,但正如秦绍贞说的那般,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进行补救。
  如果在气头上做些不理智的事情,那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毕竟王化贞一直都想揪出这支阴暗势力。
  李如梧接着又道:“冯主事,如今广宁状况不断,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就要面对,你即刻回归,将这里的情况详细向你家公子讲明,并尽快筹备一批货品,如今这利已非先前的价了。”
  冯赋听后点头应道:“大人放心,小的即刻回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回去,有任何情况小的会第一时间传信回来。”
  虽说冯赋对其他人表现的略有跋扈,但对李如梧那是出奇的尊敬,以至于李如梧说什么,那做的最多的就是应下。
  事到如今先应对来自老王的探寻才是根本,那赵宗武即便再踢跳,也不过是个小卒罢了,真想解决的话待以后腾出手来还不是易如反掌?
  但人家赵宗武会给任人宰割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