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落幕


  求些推荐票,请大家阅后投票,谢谢。
  …
  经过此番事情,虽说赵宗武他并不能摸清在广宁乃至辽西存在多少私贩势力成员,但透过秦绍贞、孙得功也能窥探一二。
  辽东之败并非是单纯的卫所腐败、将士怕死这么简单地事情,无论是在何时何地,华夏健儿都不缺有血性的!
  但因为内部存有蛀虫,这使得每每大势将至,我华夏健儿将承受本应避免的劫难!
  看着已陷入愤怒的孙得功,又看了眼神情闪烁的秦绍贞,赵宗武这心中却满是愤慨,同时他也能感受到老王的怒意。
  那强压的怒意就好似亟待爆发的火山群!
  明眼人都能看出。
  此刻在这公堂之上,风头早已改变,现在的风头哪儿还是宋家灭门案的审理过程?
  这俨然是辽东本土军勋势力,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开启对赵宗武的反制!
  在当前这种境遇下,一旦这样的丑闻被捅破,那老王这个辽东巡抚脸往哪儿搁?他还怎么在辽东官场混下去?
  就算老王的养气功夫平时做的不错,可在这一刻,种种思索在老王脑海中进行碰撞,这反使得他内心深处的怒意不断发酵!
  “铛……!”
  就在孙得功欲暴起对赵宗武进行尊严大PK时,老王手中的醒木重砸而下,那声锐利脆响骤然而生!
  这突如其来的响声,让堂内众人心中皆猛然一颤。
  此刻,在他们心中方想起在堂上有着一位随便就能捏死他们的老大,而此刻这位老大的心情是非常的不好。
  甚至这心情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在尔等眼中,可还有我这位辽东巡抚?”那语气中蕴含着无尽怒火,但理智却让老王不得不克制自己,但这话音听到旁人耳中却显得胆战心惊!
  “卑职不敢!”
  “下官不敢!”
  这堂内衙役骇于其威皆持棍跪在地上,赵宗武、秦绍贞、孙得功则躬身回道,此刻万不是触碰老王霉头的时候!
  至于宋金石等平头百姓皆已被吓破了胆……
  千百年来。
  这代代相传的思想使得其早已是深植民心,这官永远都是比天大的存在,父母官、父母官,这有时比勾魂无常要惧怕百倍而不止!
  公堂上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
  捏着醒木的右手,因有力过猛而青筋暴起,那双眸深处满为怒意,但因种种原因而未曾爆发出来。
  对老王来说当前是一种什么情况,他心中已然是明白了,秦绍贞、孙得功为什么会这样做,他心中多少也明白一点了。
  可这样的情况,它不能出现在辽东巡抚!
  尤其是在当下这种局势不稳的情况下,他绝不允许在民间有流传有,官府中人迫害百姓的流言出现。
  因此他必须在此刻将这股歪风邪气给杀掉!
  即便赵宗武真的杀了宋大牛一家,但在此刻也绝不能认罪!
  看着堂下众人,老王是神情严肃,语气中带有不可抗拒的坚定:“方才,赵知事说的已经非常清楚,并且仵作也已提出,那宋家满门虽是被利器所害,但是!”说到这里,老王语气重顿了数秒。
  “这所伤利器却为利剑所致,方才本官为核实物证并未讲明,而赵知事虽配有兵器,但所用却为家传雁翎刀,这单从伤口创伤来看并非一物!”说到这里,老王缓缓从座椅上站起,绕过书案便走下堂去。
  这一幕让赵宗武、秦绍贞、孙得功三人皆又向后退了数步,随后是恭敬立于旁,而老王则走至宋金石身旁,讲道:“虽说你在案发现场发现了所谓的证据,但本抚能够明确告诉你一点的是;
  在你所说的大致案发时间内,你所说的嫌犯赵宗武一直皆奉行本抚密令,对私贩盐铁的利益势力进行暗查,并且每半日皆会向本抚报备,从这一点来说那赵宗武根本就不具备作案时间!”
  前面一句老王说的是理儿,后面一句老王讲的是密规。
  这个时候如果他不出面保赵宗武的话,哪怕最终事情得到了平息,但对于他的官威却有不小的打击,而这对老王来说是绝不能允许发生的事情!
  “我,我,我……”
  面对老王的讲述,这跪在地上的宋金石一时情绪奔向崩溃边缘,虽想讲些什么,但嘴上却一句也说不出。
  但显然老王并没有给宋金石更多的时间进行表达,此时他要处理好,并且还要将赵宗武从中摘出来!
  看了眼神情中带有惶恐的宋金石,老王这义愤填膺的讲道:“此等恶劣之事竟发生在我广宁,本抚身为辽东父母官万不能对此坐视不管,但如今建奴势大,这让本抚不能过多分心其外;
  原本赵宗武身为府署知事对此事有权进行相关勘查,但他毕竟是曾经的嫌犯对象,哪怕是如今这嫌犯身份已被开解;
  但出于公理此事他不便在出面,但这并不代表本抚会对此善罢甘休!
  因此本抚便全权让秦都司负责侦破,本抚给秦都司7日时限,倘若时日到了,而案情并未得到破解,那秦都司便辞官谢罪!!!”
  此言讲出让宋金石、赵宗武、秦绍贞皆有不同反应。
  赵宗武万没想到老王居然会这般保他,以至于这腹中有的定稿皆没了用武之处,原本还想着借助秦绍贞、孙得功来刷一刷存在感,现在看来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至于秦绍贞,那他万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反转,这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老王又怎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宋家灭门案远没有结束,只不过被老王用另外一种形式来进行侦破,至于在这其中会发生什么,那就要看其中会有怎样的发现。
  在这起案件中谁是无辜的,谁是凶杀犯,老王会用属于自己的方式来进行观察。
  伴随着老王的那声“退堂!”,,有关今日的风暴被他给强行摁了下去,但事情还远没有结束,只不过这样一件事情已然和赵宗武没有半毛钱关系。
  虽说他也很想将此事拦下,但现实却让他选择另一条路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