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神探赵宗武 上


  求些推荐票,请大家阅后投票,谢谢。
  …
  其实这些天的调查,在赵宗武心中多少已勾勒出大致的画像,尽管这具体细节上可能有存疑,但大致轮廓却已勾勒而出。
  先前一直暗查的辽西私盐案,其实细分下来应归属于这个私贩势力的业务范畴内,只要能赚银子,恐这个私贩势力就敢提供贩卖。
  而对应这个私贩势力的大客户,正是大明的心腹巨患,建州女真!
  女真一族身为渔猎民族,其对冶炼、种植等带有农耕民族色彩的产物并不精通。
  而另一方面;
  无论是从生活,还是从军事来说,他们对于铁料、盐、布匹、粮食等必需品皆有着巨大需求。
  有需求必有供给关系。
  这心中明白这一点后,赵宗武几乎不用想,首先便想到了依靠建奴起家的八大晋商。
  以范家为首的八大晋商,能在短时间内翻身变富,这其中正是因为在私底下得到了许多亟待销赃的物品!
  建奴势力为何会越发强大?
  这背后和那些暗中勾结的势力脱离不了关系,而造成这的根本原因就是银子!
  有了这一基点,再加上这些天的调查、推演,赵宗武心中多少已揣测出这个私贩势力的成员有哪些。
  晋商势力。
  辽东本土势力。
  山東本土势力。
  这三者是可以断定的存在,而这其中必然还牵扯其他势力。
  具体有谁,因为没有详细证据,现在赵宗武还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出来。
  其实细想一下。
  明军在短短数载时间丢掉辽东这一战略之地,这其中固然有吏治不明,军备松弛,战力下降等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在这背后有那么一批人,为了利益不惜出卖国家,进而同建奴达成交易!
  在他们眼中,不存在所谓的家国情怀!
  他们只认银子。
  深知这一点的赵宗武,原本想着借助王化贞之手来逐步甄别,毕竟现在的自己和那些势力相比,简直是大象和蚂蚁的差别!
  但他怎也没想到王化贞抱着的想法和他差不多。
  论谁在拥有一个值得抛出去实验的棋子,那肯定不会平白放过这绝佳时机的。
  老王啊老王!
  你可真是隔壁家的老王!!!
  心中对王化贞吐槽不断,但表面赵宗武却不能有丝毫表现,毕竟现在自己这身量还不够王化贞揉捏的。
  “巡抚大人,这许府中并未发现大批马车。”
  为确保王化贞之安危,江朝栋得知巡抚要看什么后,便先行让身边亲卫前去查探,可前去查探的亲卫并未发现大批次马车,除散落在院落内的十余辆马车外,其他却反显得空落落的。
  得知此消息后,王化贞不由眉头紧皱起来,扭头看向赵宗武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面对王化贞的质问,赵宗武当即表示:“这绝不可能,卑职前来暗查时府内至少有不下七十余辆马车!”
  尽管不相信那小兵会在这件事上撒谎,可如果这府中马车仅剩十余辆,那其余的马车又能跑哪儿去?
  想到这,赵宗武便快两步越过江朝栋,先行朝第四进院落奔去!
  王化贞也不敢相信这一切,费尽心思搞的事情,这到头来却落了个无用功,论谁这心中都不会愿意的。
  心急之下王化贞也加快了步伐,这也让在后的众人不由加快了脚下步伐。
  赵宗武双眼微眯的奔行,这心中多有揣测,可真当眼前这一幕被自己看到后,心中是猛地一颤!
  这怎么可能!!!
  原本整个院落被引满马车的地方,今只有十余辆马车在此。
  这绝对不可能。
  即便是许府之人察觉到我潜入的踪迹,可想在不足一个时辰的时间内,成功转移六十余辆装满货物的马车,这并非是一件易事。
  并且现在还是处于宵禁状态。
  这深夜但凡是有丝毫响动,那肯定也会引来巡夜将士的注意。
  可如果说未惊动巡夜将士,那这六十余辆满载私盐、铁料的马车又能去哪儿呢?
  赵宗武待在原地思考时,随后赶来的王化贞见到了眼前这一幕,心中怒意不由是腾然而起!
  “赵知事,你给本抚解释一下,眼前这是怎么回事儿。”王化贞那面带阴郁的神情让人不敢直视。
  但面对王化贞的质问,赵宗武好似没听到一般。
  只见其快步从廊房间走出,再次踏上这满是碎石的院落,未来得及清理的纷杂车辙印告诉赵宗武,原先存放于院中的马车是在慌乱间被转移的。
  但是这院落就这么大,这又能将数量庞大的马车转移到何处呢?
  难道说在这院中尚存有密道不成?
  密道?!
  想到这里,赵宗武眼神中闪过一丝精芒,随后便冲王化贞讲道:“巡抚大人,快派将士对院中每一寸地方进行探查,这院中恐有密道存在!”
  此言讲出让在场众人无不怀疑,密道?您老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从他们进府算起,在这府内就并未发现有哪怕一座假山,这基本也就绝了挖密道,堆土堆。
  倘若这许府有大量土料从城中运输,那官府不可能不知晓,即便是这官府内有人,如此动静下必然是隐藏不了的。
  没了这两点,你想挖密道这怎么可能呢?
  要是这什么事情都如同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好了,毕竟你只需动脑子想一想便能得到该有的一切,这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呢?!
  因此在这时,在队中的钱主簿便站出质问道:“赵知事,要是没那么多车马就不要对巡抚大人谎报,这许府之中存在密道,简直是太荒唐了!”
  “就是,就是,这小小许府怎会存在有密道呢?!”
  “倘若真存在密道,那我广宁上下是做什么吃的?”
  “……”
  若应了赵宗武所讲,那钱主簿他们就多了一条失察之罪,毕竟身为广宁的官吏,让人平白在城中堂而皇之地挖一条密道,你说他们这算什么?
  因此无论怎么样,钱主簿他们是绝不会允许这样的猜测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