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谍影重重


  多日暗查终于有了收获,这让赵宗武埋藏于心底的亢奋涌动着。
  若能借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举解决掉‘辽西私盐案’的群体,那自己肯定能从王化贞这里得到该有的回报。
  有了这一根本,这算为以后入京谋划新的进程奠定基础。
  大明之危在于辽东,但此刻想解救辽东,那必须先跳出辽东才行!
  这话虽说讲起来很拗口,但赵宗武心中很清楚。唯有跳出泥潭,那你才会有机会拯救深陷泥潭中的人。
  知晓了此番入广宁商队的落脚点。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得到确凿证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请得动王化贞,倘若这次冒然去请王化贞派兵前来封锁,但在这其中并未发现所谓私盐、私铁等物,那等待自己的并非只是王化贞的怒火这么简单。
  这好不容易谋划来的代知事一职说不定就没了。
  而且这王化贞先前的耐心都将会换做不耐,被抓入狱都有可能,要真是那样一切就都玩完了!
  所谓探明暗鬼就更成为一种奢望!
  “赵宗武,这个时候你一定不要激动!”
  “这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这次机会你不能把握好的话,那接下来就没有所谓的机会可言了!”
  “千万不要因小失大!!!”
  这心底涌动的亢奋,让赵宗武是不断地在告诫自己。
  人在亢奋状态常常会做出并不适宜的举动出现,赵宗武不想因为这样的事,导致自己好不容易才摸查出的线索断了,要真是那样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既然脉络已被摸查道,那接下来只能等天黑在行事了,一旦查明其中所藏就是盐铁,那接下来就好办了!
  抛开眼前纷杂,赵宗武很快就找到了关键所在。
  尽管先前探查的证据皆有用途,但在如今来说却稍显多余。
  证据的利用是根据眼前时局来定,一味地追求证据,到头来带来的只会是无穷波折。
  王维栋见自家大人脸上神情凝重,虽几欲想插话询问,但又怕耽误自家大人的思绪,因此就待在原地纠结……
  而这一幕刚好让赵宗武看到。
  当前这情况多一位外来者,要比猜测叶超他们到底谁是暗鬼简单的多,王维栋这人还算机灵,用一用不会有错。
  想到这里赵宗武在心中便有了决断,让王维栋回府帮自己暗查几处心中浮现的疑点,若能查出这几处疑点是什么,那对推演这辽西私盐案涉案者便有了大功!
  赵宗武是神情中带有几分审视的看向王维栋,嘴角扬起几分笑意,随后讲道:“王维栋,本官今日交待给你一份重要差事,切记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此番即刻会衙司去帮本官查几处案牍,查到后要详细记下。”
  说着,赵宗武同时又从怀中掏出特制小本,用碳笔在上快速书写着。
  听完赵宗武吩咐,王维栋先是一愣,接着便询问道:“是大人,不过查完之后小的去何处找大人?”
  赵宗武目光紧盯着王维栋,语气平和道:“这个你不用多管,本官会去寻你,切记不要让府衙中其他人知道你做什么。”
  可能是被赵宗武盯得心中发毛,王维栋下意识低头,回道:“是,大人。”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看着远去的王维栋,赵宗武心中却在想着另外的事情。
  这鲍乘先说是巡抚府守将,可实则担任职务为广宁城参将,这官位在军中称得上是大佬存在。
  但因王化贞的信赖,使得本应独领一部的鲍乘先当了巡抚府守将。
  有权而不得使,若我是鲍乘先那心中恐多少也有些不高兴,即便是在王化贞那里得到了充分信赖。
  可信赖有时并不能转化为权力、银子!
  为什么总感觉这鲍乘先就是摆在表面的棋子,在这小小广宁城中到底还有多少值得关注的人?
  因为辽东溃败,使得多数群体为活命便涌入广宁。
  这其中虽然占比最大的是平头百姓,可地方官员、军中将领并不算少。
  倘若辽西私盐案仅牵扯鲍乘先等人,那绝不可能做到私贩基地就在眼皮子底下,而王化贞却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再者说。
  能做到在无消息的前提下,这幕后人能接连准确找到暗查辽西私盐案的锦衣卫暗旗,并派遣杀手进行暗杀,仅这一条就绝非鲍乘先他们所能做到的。
  想到这赵宗武心中便多了几分警惕。
  对他来说这暗藏于幕后的势力,绝非眼前所见到的那么简单,并且这还让赵宗武心中多了新的警惕!
  倘若这次是暗鬼为了诱导我们所埋下的圈套,那……
  一时,赵宗武心中想法更多了。
  不行!
  必须将叶超他们给招来,今夜这许府是去定了,但不能留下任何得以让暗鬼调度的空间出来。
  接着,赵宗武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许府,随后便消失于人群中……
  …
  …
  “现在情况皆已给你们讲明,今夜我等要潜入许府,所查就一点,就是看看那商队之中究竟带的是什么!”赵宗武面色严峻的盯着众人,语气中带有坚定的讲道。
  分去广宁各处城门的叶超、赵集、范天雄三人近日并无收获。
  所以三人在听到赵宗武说尾巴已经找到时,这脸上皆浮现出惊奇之意,毕竟这些时日他们也付出了很多辛劳,这如今有了消息心中肯定不一样啊!
  “武哥,你就放心吧,咱哥几个这一次必定能揪出那幕后人是谁!”
  “赵集说的没错,这一次绝不能在跑了线索!”
  “老大,那我们是不是需要做些准备?”
  “对,此去许宅……”
  赵集、范天雄、叶超三人也讲着自己心中所想。
  虽说赵宗武很细致的观察三人神情,可并未从中察觉出有丝毫破绽,有时赵宗武在心中都怀疑,怀疑自己最初是不是太过警觉了?
  可每每想起先前出现的怪事,这心中怀疑就又被打消了,不管怎么说,这次潜行调查便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