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暗查


  ‘许鲶与许锡的关系。’
  ‘许家之地。’
  ‘和许家密切的人有哪些?’
  ‘许鲶风评。’
  ‘和许鲶往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
  想知晓一个人的全部信息,那首先要做的就是通过这个人的生活轨迹来了解。
  人的一生是通过不断接触外来人、事物来碰撞出机遇,并通过机遇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份人生轨迹,在很多时候接触人的轨迹固定了,那这个人的一生追求基本也就固化了。
  是功成名就,是默默无闻,一目了然。
  因此;
  赵宗武想通过许锡找到许鲶,并在这期间了解到许鲶在‘辽西私盐案’占据的地位是怎样的,那自己必须尽快知道许鲶的轨迹!
  通过许鲶的轨迹调查,不断完善许鲶接触的人或事,并在这期间预判许鲶所占比重。
  今敌在暗、我在明。
  倘若想真正做到这一点,那赵宗武需要做的事儿有很多。
  心中想明白这些后,赵宗武便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了,如今天已黑,城中也起了宵禁,即便想撇开叶超他们单独前去查探消息,那也必须等到城中宵禁解除方可。不然就会被巡城将士当做奸细缉拿。
  现在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自回归一来自己这还未睡一个好觉,补充精力对赵宗武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
  …
  卯时一刻。
  处熟睡的赵宗武倘然下睁开双眸,虎目中闪烁着精芒,锐利双眼看着眼前景象,紧接着便从床上坐起,细细感知屋外动静,并未察觉到异常。
  动作轻缓的拿起雁翎刀,轻柔的打开紧闭房门,尚处清晨的温度有几分凉意,未避免因开门响动过大惊动他人,只见赵宗武快两步走至墙边,见左右并无人出现便借墙、起力翻身而出。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顺畅。
  为避免惊动叶超他们,所以赵宗武在宵禁尚未真正结束的卯时一刻便出来,当然距离宵禁结束已不过一刻,这段时间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勤快一点的掏粪工已然开始沿街收拾脏污。
  若赵宗武对广宁城内了解不多,那他可能会逐一进行细致调查,但这样一来效率明显就变慢了,为了最大限度减少波折,其很自然的便朝城南走去,在自己这记忆中有两处专门兜售城中杂报的去处。
  说是杂报那不过是细分情报、八卦的一种方式罢了。
  有人的地方就存在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必然存在这种肮脏之事,要知道这世上没有银子买不来的东西。
  真正锐变时,残酷的现实会帮助着你无意识成长!
  杂院。
  藏于街道深处有一处杂院,这里污秽难闻、贫民遍地,这里是广宁出了名的平民窟,可也是在这存在着世间最肮脏的存在,每年从广宁丢失的小娘子,多半就是经由此处而倒卖他地的。
  来人不问讯,去人不留言。
  凡入杂院者都或多或少做些伪装,在杂院‘卖家、买家’为的是银子,他们不关心银子之外的事情。也因为这一点使得赵宗武第一时间就想到要来杂院解决这些疑难杂问,这不,刚进杂院不过两刻钟时间,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10两银子等价兑换这薄薄数张纸,但对赵宗武来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许鲶,太原府·镇西卫人士,今岁35,万历43年携胞弟许锡入广宁,虽家境贫寒,但其志不短,懂察言、会言语、敢拼搏,短短三载便富贵加身,这期间为胞弟许锡谋求广宁刑科属吏。】
  【万历47年,许家生意不断扩充,已在城外购置数百亩庄园7座,但许鲶却有一怪癖,虽家业皆在广宁城中,但所居之地却远在正安堡,因其家境富裕使得正安堡8成皆为其佃户……】
  【自万历48年开始,许鲶在广宁出现频率减少,寻常人根本不得其踪迹……】
  赵宗武坐于摊位上,眼前摆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手上却不断翻看着杂院所给情报,同时也了解了有关许鲶的基本情况,这让赵宗武嘴角不由扬起。
  ‘哼,尾巴终于让老子找到了!’
  一外地人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用短短三年便置办出一份可观家业出现,要么这人是妖孽,要么这人背后有人!
  但赵宗武更倾向于第二种!
  因为在大明即便是再妖孽的人,假如你不是书生,那一切都不过是虚无罢了。
  士农工商。
  这一阶层能千百年不断传承,那是有一定道理的。
  站起身向摊位走去,小心将手中信纸丢入锅炉中,被大火侵蚀,使得那几页信纸瞬间被吞噬,同时向摊位老板讲道:“老板,给我再切一斤熟羊肉!”
  汤色奶白,香味扑鼻。
  这纯天然无公害的羊肉汤一定要吃个尽兴,再者说自己已很久没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了,以至于身体都开始抗拒了!
  那老板听后当即欢喜道:“得嘞客官,一斤熟羊肉您稍等……”
  手中拿了两块炊饼,轻吹冒着热气的羊汤,沿着碗边赵宗武浅嘬了一口,但滚烫的汤水却让其舌头是猛吹不易!
  ‘略略……’
  “啊,真鲜……!”
  微动片刻后,细细品味这唇齿间的鲜味,赵宗武是忍不住喊了一句。
  “客官,您要的一斤熟羊肉好了,您慢用……”而这时,已调配得当的熟羊肉被老板端来。
  “羊肉汤嘞……新鲜的羊肉汤……”递完熟羊肉后,那老板顺势有唱喊了出来!
  隐射而去。
  在这条街道上是人来人往,贩卖声、讨价声不绝,清晨,广宁城内已恢复了生机。
  赵宗武很享受现在。
  没有战争、没有纷扰,百姓为了养家而奔忙,书生为了学业而苦读,将士为了吃喝而镇守……
  但眼前这一切都不过是浮云。
  ‘抓紧享受这最后的宁静吧,谁知道下一份宁静还会有多远?’
  心中感叹之余,赵宗武是恶狠狠的又喝了一大口羊肉汤,那味道真的是美味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