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广宁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此言道明了大明国防体系的主导思想是什么,没有后世那便捷的运输途径,这使得大明北疆一旦出现战争,所消耗粮草、军需不尽其数,因此这就有了‘京城’戍边镇御大明绝对安稳!
  国朝繁荣,求得是内部胜在安稳。
  而作为一国之君,其代表的就是国本。以国之重器镇御京城,借此稳定北疆局势,此奠定了大明根本所在。哪怕最初的国朝根基盘踞金陵,但随着时间流逝,国朝根基早已移踞京城!
  以京城为核,九边为骨。大明有了镇御北疆的根本,而在这其中辽东就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无论是向北弹压草原部落,还是向东镇御女真部落,都占据着主导地位!
  …
  …
  ‘这就是广宁吗?’
  ‘确实比想象中要雄伟的多,按理说有此坚城,明军怎会在广宁出现溃败?’
  看着眼前高耸的古城,本牵马在这略显拥挤官道上行走的赵宗武,心中不由发出些许感叹。
  自幼生活在高楼林立的赵宗武,若对大明环境不感到新鲜那是不可能的,可新奇之余心中却多了感叹和疑惑。这广宁作为大明在辽西打造的核心枢纽,那从根源上补足了辽东地区防线狭长的劣势。
  即便建奴八旗在广宁拥有奸细,那也绝不可能做到一日攻陷广宁啊!
  ‘战争当真是摧残人心的重要存在,倘若能生活在和平时代,谁会愿意在这动荡、充满死亡的环境中生活呢?’
  ‘想结束这动荡环境,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啊……’
  此刻赵宗武心中满是感慨。
  虽说他拥有后世通达的思维方式,可这并不能直接转化为战斗力,倘若穿越成权贵尚有可能转换广宁局势,可现如今的他不过是一小小的锦衣卫暗旗力士,若论表面更不过是一挣扎在底层的车马行伙计。
  想借势而起?
  此刻的他根本就没这样的底蕴!
  老奴现今在辽东也算是一风云人物了,可谁又曾想到,年轻时的老奴曾有段时间是在李府当奴才、摇尾巴的呢?
  这难道不是莫欺少年穷吗?
  对于赵宗武决定不听命令便入广宁,范天雄三人心中持反对意见,可赵宗武坚持,那他们也就只能保留意见。
  这不,在前的范天雄随意擦去额头汗水,对赵宗武讲道:“武哥,现在我们想尽快进入广宁城的话,那必须要给官军些好处,不然单论排队入城的话,今日就没戏了。”
  “我这有二两碎银,你拿着我等户凭分说一二。”既决定要掌握命运,并趁机在广宁摆脱危机,那赵宗武在心中早已有了行事思路。
  说话间。
  赵宗武便从怀中掏出碎银和户凭递给了范天雄,而在旁的叶超、赵集相互看了一眼对方,并未多说什么,亦从怀中掏出了户凭递给范天雄。
  范天雄见状便一一接过,随后讲道:“武哥,你们在这等我片刻,我去去就回。”将手中缰绳递给叶超,拿着户凭、碎银便挤开了眼前人群。
  有钱就是爷!
  这话不管到什么地方都好使,在大明同样也免不了俗。这范天雄前去那入城点不过盏茶间,人群中就多了几分躁动,有两名持长枪、穿破旧棉甲的官军前来,这迫于对官军的内心惧怕,人群便向左右挤开……
  “老大,看来范哥已经搞定了。”见那两名官军朝己方走来,一旁的叶超便嘴角微扬的讲道。
  见到这一幕,赵宗武并未多说什么,语气冷峻道:“嗯,我们走吧。”
  有了专业护卫队引路就是不一样,最起码这享受的待遇便发生了改变,在左右人群充满嫉妒、不忿、惧怕等因素下,赵宗武他们很快就顺利进入了城中。
  没有刁难,没有盘问。
  一切都仿佛是那么的自然,自然到赵宗武在心中觉得,这广宁城后面之所以会被建奴攻陷,那其实是一件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军队成了入城护卫队,城池安能得以保存完整?
  一行就这样轻松进入城中,但接下来如何行事赵宗武并未直说,这也让范天雄他们心中多有疑惑。
  因为联络事宜皆由叶超负责,于是乎他便询问道:“老大,现在我们已入城,我要不要去做标记,随后我们等待百户大人的指令?还是说……”此言一出,也让赵集、范天雄皆看向了赵宗武。
  说实话赵宗武并不想就这样直接前去韩家车马行,但为了察觉暗鬼异动,表面便做出思索,语气平和道:“既然已到城中,那我们就不多耽误时间,直接归韩家车马行即可!”
  此言讲出也让叶超、赵集、范天雄三人脸上皆流露出不一样的神情,而停顿了些许,叶超却道:“老大,回韩家车马行我们没问题,但,我们这一夜奔袭,这肚中早已没了果腹之物,你说……”
  这话说出让赵宗武、范天雄、赵集他们皆有所反应,本并不叫唤的肚子,此刻却不争气的咕咕乱叫。
  咕咕……
  咕咕……
  这。
  赵集见状在旁笑道:“呵呵……,叶超说的没错,武哥,我们先去填饱肚子再回韩家车马行也并不迟,毕竟这车马行在城中它也不会跑掉。”
  ‘难道这暗鬼是叶超?’
  对于身边的暗鬼是谁,在赵宗武心中从来就没断过,可这一路下来,他对暗鬼的怀疑对象却一再改变。
  因为无迹可寻,所以想做出判断十分麻烦!
  这叶超、赵集先后说话,但赵宗武却并未搭腔,这使得场面略显尴尬,为此,范天雄便打圆场道:“这事情再大,填饱肚子才是最大的事情,我倒是知道城中有一家不错的酒馆,今儿个我做东,请大家吃一顿。”
  “那走吧。”
  虽说赵宗武心中很想找到那暗鬼,但现在的时机并不成熟,顺势而行才是根本,万莫因此打草惊蛇。
  就这样赵宗武一行便前去酒馆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