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欲辨真假


  “脑子有些不灵光……”
  赵宗武并没过多解释,一如既往的简言。已吹了半天的白粥也跟着浅啄了一口,尚带温度的白粥,顺着食道缓缓进入胃部。那浓稠的稻米香让饥饿的胃多了一丝舒缓。
  听赵宗武这般说,叶超那鹰目中竟闪烁一丝泪花。随后便强忍激动的说道:“老大真会说笑,我再去给你……”
  “谁……!给老子出来!!!”
  原本起身欲给赵宗武拿东西,却细微察觉到屋外响动,那阴戾神情骤现,双手本并未握刀,转瞬间,手中却多了两把柳叶弯刀!!!
  我去……
  赵宗武心中‘略带’起伏,但手上却稳稳的端着粥碗继续浅啄,此时的他不能出现丝毫慌张。
  “超子,你发什么疯!”
  从屋外传来一声喝骂,紧接着却见两位壮汉从外涌来。起伏不定的胸膛,彰显出他们的不易。其中一位大汉坐到赵宗武身旁的木凳。
  四目对视,局面竟一时僵在了那里;不同的是那大汉眼神中多为惊疑,而赵宗武眼神中则为审视……
  “武哥,你身上的伤好了?!”语气中多有不可思议的韵味。
  赵宗武听后强压心中悸动,虎目微带木意,语气中带有一丝冷峻:“怎么?难道你希望我不好吗?”
  眼前的大汉叫范天雄,原先是赵宗武的有力竞争对手,但后来因为二三事,二人竟成了生死搭档。
  别看赵宗武平时表现冷淡,但内心却有一颗关心人的心。先前他曾无数次说过范天雄、叶超他们是多余的累赘,但每每需要救助时,赵宗武总是会第一个出现。
  “怎么会!!!”
  听了赵宗武所言,范天雄神情中微带激动道。
  ‘也不知道我这一式会不会被发现?尽量保持高高挂起的状态吧,寻一机会逃走才是正道。’
  赵宗武心底多为忐忑,这突然间出现3个人,而他借身还魂、穿越至此。尚未适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就出现了这种情况,你说他心中能不怵吗?但凡是一正常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先离开这是非之地才行。
  而此时。
  在后的那左脸带有刀疤的壮汉走到了叶超身旁,语气中带有警惕道:“叶超,在这期间可有异动?”
  见了此人,叶超神情中拥有一丝异样,那阴戾双眸带有厌意,但碍于情面却不得不对其说道:“院中并未发现任何异动,你和范哥打扫尾巴,打扫的怎么样了?”
  虽说叶超带有厌意,但那壮汉却平和的回道:“都打扫干净了。”
  ‘赵集,韩百户的心腹。’
  在叶超、赵集对话时,赵宗武则在心中暗暗揣测,同时心中也告诫自己此时不宜做出过多举动。
  多做多错,这要是被察觉出一丝不同,那事儿就大发了。
  任何异常举动都会引起怀疑,而他现在还不想因为旁支错节给自己引来麻烦,因此他并未搭腔,反浅啄白粥,冷峻神态给人不容亲近的感觉!
  屋中每个人心中皆带有想法的或坐、或站,但并没有一人打破这僵局,谁也不知道对方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都出去吧,我想安静一会儿。”
  过了许久。赵宗武将粥碗放到桌上,紧接着便缓缓站起身来,语气冰冷的讲道。随后便朝木床走去。这一次他并未拿起放置在桌上的雁翎刀。
  房中是诡异的安静。赵集、叶超、范天雄相互看了眼对方,又看了看已躺在床上休息的赵宗武,并未说话,最后都走出了房间。
  秉着多做多错的心理,从一开始赵宗武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神情,对他来说先梳理通眼前这一切才是正途。
  ‘从当前这形势来看,那范天雄、叶超虽神态中多有厉意,但最少这心中对我并没有坏心。’
  ‘倘若这记忆没出错的话,那范天雄、叶超都是值得依托的生死兄弟。’
  ‘只不过当前这情况可不能轻易相信一个人啊……’
  ‘还有就是那赵集,这赵集给人的感觉很琢磨不透,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面黑暗之墙一样!’
  闭眼躺在床上的赵宗武从外表看起来像是在睡觉,但那都是做给旁人看的,此刻的他正在分析,分析当前自己所处的局势。
  骤然穿越到大明,这身边也都是对他曾经最熟悉的人。这要是稍微带有一丝不同,那就会露出马脚。
  现在这记忆点他并没有真正梳理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他最不能做的就是暴露自己,他必须了解更多才行。
  好在让人庆幸的是,小爷这原先的脾气很冷峻,不然这真没办法装下去了。
  说句实话。
  赵宗武现在虽说是穿越到了大明,但是凭借穿越众初期是虚弱期的观念,此刻的他必须尽快摸清楚眼前这是一个怎样的局势,如果说不能尽快搞清楚的话,那接下来对他的分析是十分不利的。
  毕竟他无法对症下药。
  暗藏的一则残页、得银玖仟柒佰余两、许鲶;
  辽西私盐案、内幕、神秘组织、暗鬼;
  锦衣卫暗旗、驻辽东锦衣卫暗旗·力士、满地死尸;
  叶超、赵集、范天雄、韩百户……
  赵宗武的脑海中不断浮现着现有接触的一切,其细细品味着叶超、范天雄、赵集三人的微表情。对他来说眼前这一幕并没有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这背后一定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直觉告诉他,一切没那么简单!!!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但是接下来他究竟该怎么去做,赵宗武此时并无思绪。虽然他很想窥破其中道道,可他毕竟没有能洞察人心的神通。现如今他能够做的只是见招拆招,当下他需要搞清楚的就是这儿到底是哪里!
  虽然赵宗武知道自己穿越了,可具体穿越到了哪里却不得而知,即便他的籍贯是在宁远,可谁有能确保自己现在所处就在宁远呢?
  这该死的破碎记忆!
  赵宗武不止一次在心中暗骂,可现实却告诉他必须要冷静,因为接下来究竟会遇到怎样的情况还不得而知。
  世上最难猜透的莫过于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