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天凉那个秋

    转眼一个月过去,月底的时候,张吉东和周庆勇盘点了一下一个月的收入,去除了开业那天的两万多的毛利,一个月下来,竟然也赚了一二十万。一人能够分到将近十万块钱。加上开业那天的收入,每人分到手的利润刚好够十万。
  
      周庆勇捧着账本亲了一口:“我的个天哪,之前还担心生意亏了本呢,没想到竟然能够赚到这么多!”
  
      周庆勇高兴得差点没喊出来。
  
      “我看咱们赚钱的事情,你回去别跟你家那两个大嘴巴讲。免得全世界的人都晓得咱们赚了钱。弄不好,就有红眼病在背后打主意。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张吉东提醒道。开业那回就被那两个大嘴巴说出去了,搞得村里人天天跑过来转悠。
  
      周庆勇对张吉东的话言听计从:“行。可他们要是问起怎么办?”
  
      张吉东看了周庆勇一眼:“你小时候就没跟你爸妈讲过一句假话?你要是不讲假话,怕是早就被打死了。”
  
      周庆勇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壳:“那我回头跟他们说,这个月生意不太好,刚才没亏。”
  
      “这就对了。这钱都存在银行里。别急着花。攒着将来讨个漂亮婆娘。”张吉东说道。
  
      “照咱们这赚钱的势头,攒几年,娶三妻四妾都够了。”周庆勇说道。
  
      “就你这熊样,还三妻四妾,除非娶一窝母猪。”张吉东说道。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吉东,我跟你讲,将来我一定要娶个像你们老师那样漂亮的婆娘。”周庆勇说道。
  
      “后面天气越来越冷,游客肯定也是越来越少。咱们小吃店的生意肯定大不如前。你别以为这个月收入还不错。后面说不定还得倒贴钱进去呢。”。见周庆勇有些得意忘形,张吉东提醒道。
  
      “这个我晓得。吉东,虽然这店铺你是买了下来,但我觉得这房租还是得按照之前的价钱付给你。本来,开小吃店就是你的主意,要不然我这会还在累死累活的卖猪肉呢。虽然搞小吃店也累人,但好歹不用日晒雨淋。小吃店的配料也是你一手配出来的。别人都以为小吃店生意好,靠的是森林公园的人气。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我们其实靠的是你的配料。好多游客想从咱们这里买调味料带回去呢。”周庆勇说道。
  
      “那你觉得调味料该不该卖给游客?”张吉东问道。
  
      “当然不能。万一给他们尝出来了怎么办?”周庆勇说道。
  
      “这倒不用担心,他们尝不出来。”张吉东说道。
  
      “那也不行。物以稀为贵,让他们天天都能够吃到,这调味料还有什么稀奇的?”周庆勇连连摇头。
  
      张吉东赞许地说道:“这就对了,做事就得看长远。”
  
      天气越来越冷,一到早上,枞树岭就裹上了一层雪白的霜,早上起来,地面结上了一层冰,山间的土里打起了狗牙霜,刨开上面一层土皮,就能够看到里面像狗牙一样洁白的冰晶。
  
      果然如张吉东所说的那样,天气一冷,森林公园的游客便越来越少。小吃店的生意骤减。景区的很多店铺准备暂时歇业。
  
      “吉东,要不我们也关门暂停营业算了。每天连个人影都没有,还得浪费电。另外还有两个人的工资。”周庆勇将张吉东拉到一边。
  
      “那你以后还准备开这个店铺么?”张吉东反问了一句。
  
      “当然开啊,等游客多了再开。”周庆勇说道。
  
      “你懂个屁。园区的员工天天来呢,不管他们了?”张吉东问道。
  
      “那怎么办?要不把王胜林和刘成贵两个放了假?”周庆勇问道。
  
      “他们没事做,回去就得去别的地方找工作去,他们在咱们这里什么都学会了,别的地方抢着要。旅游旺季的时候,你还得去请人,到时候,请得到的又是什么都不会的。还得重新培训。按个时候,你可请不到像他们两个这样有点基础的,又还很机灵的。”张吉东说道。
  
      周庆勇犯愁了:“那可怎么办呢?”
  
      “瞧你这熊样。森林公园这里游客就算再少,总归还有人来。咱们算什么?这么小的店铺。胖伯伯家那么大的饭店,他怎么不关门歇业呢?做生意得心平气静。”张吉东说道。
  
      虽然天气冷了起来,但是石江森林公园各个季节都有别具风格,游客虽然是少了,但每天还是有一定的数量。小吃店收入比之前少了不少,基本上也能够保得住本,甚至还能够小赚一点。
  
      “这个地方真是奇了,就一个简易的棚子,但是一点风都没有,一走进来,还是暖烘烘的。”一个游客走进吉庆小吃店外面的棚屋便惊叹不已。
  
      “是啊,真的很神奇,外面还是寒风萧萧,这里面不仅没有风,还挺热乎的。坐这外面也吧感觉冷。”另一个同行的游客在外面的棚屋下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不管是外面的棚屋,还是小吃店里面,张吉东都是做了手脚的。对于张吉东来说,这都是一两个符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远在花城的张吉灵没有感受到往日双河的寒风凌冽,花城依然很暖和,张吉灵每天依然穿得很单薄。
  
      张红兵有些犯愁:“这个工程工期赶得紧,只怕今年没办法回去过年了。”
  
      “那些工人愿意过年在这里加班?”刘春桃担心地问道。
  
      “双倍工资不行,就三倍工资,我就不信他们不愿意。”张红兵说道。
  
      “那你得跟老板讲清楚,这钱不能我们贴。你这样一加工钱,咱们等于白干了。”刘春桃说道。
  
      “说是会说的,但老板加不加,就难说了。老板平时对咱们不错。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让老板对我们有看法。”张红兵说道。
  
      “咱们要是不回去过年,吉东怎么办?”刘春桃担心地说道。
  
      “以前咱们不回去过年,他不也是跟爷爷奶奶在家里过年么?”张红兵毫不在意。
  
      “那怎么一样呢?现在吉灵跟我们在花城过年,就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以后怕是对我们还要更加疏远了。”刘春桃说道。
  
      “那要不这样,你回去一趟,把吉东和爹娘全接到花城来过年。”张红兵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