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4章 权臣

    众翰林诧异地看着李二,说道:“相爷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李二笑道:“没什么事,相爷就是想见一见诸位,请诸位喝杯茶。”
  
      翰林们都知道李苦权势熏天,是个惹不起的人物,他们朝李二拱了拱手,说道:“劳烦管家前面带路。”
  
      李二把翰林们带到了李苦的相府,翰林们进了相府,一个个眼花缭乱,赞叹不已,这相府富丽堂皇,不比王宫逊色多少。哎呀呀,看来咱们得好好努力,以后也当个大官儿,过上这种神仙般的生活。
  
      李苦穿着便装,坐在书房里,李二把翰林们带进了书房里。翰林们都是第一次见到李苦,站在那里,躬身向李苦行礼,说道:“见过相爷。”
  
      李苦皱了一下眉头,没说话,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翰林们莫名其妙,心想,自己从来没有得罪过李相爷,李相爷这是怎么了,和谁生气呢,生的是哪门子气?
  
      李苦喝了一口茶水,说道:“你们都是饱读诗书,作得锦绣文章,对于礼节,应该清楚得很吧?”
  
      翰林们眨了眨眼睛,还是不明白李苦是什么意思。
  
      管家李二看不下去了,凑到了一个翰林的身边,低声说道:“官员们见了我家相爷,都是要行磕头礼的。”
  
      翰林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有的翰林便跪在地上,向李苦俯身叩拜,说道:“见过相爷。”
  
      翰林们有的跪在地上向李苦磕头,有的还挺直了腰板,顶天立地似的,站在那里。
  
      李二对那几个站着的翰林说道:“快跪下,别惹恼了相爷。”
  
      这几个翰林涉世不深,一副铁骨铮铮的样子,朗声说道:“《礼经》有记载,臣子见了君王要行跪拜大礼,见了长官,躬身行礼即可。”
  
      李苦听了这话,怒火腾地一下子窜了起来,瞪着那几个翰林,仿佛要吃人的恶狼似的。几个翰林心里咯噔一下,有那撑不住的,便悄悄跪在了地上,但是,还有几个翰林硬挺着,站在那里。
  
      李苦指着这几个翰林,说道:“你们几个想好了,就这么站着?”
  
      其中一个翰林说道:“相爷,我们和您无亲无故,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此告辞了。”
  
      这翰林朝李苦拱了一下手,转身就走,其余几个翰林也学着他的模样,朝李苦拱了拱手,拂袖而去,一共走了六个翰林。
  
      李苦吩咐李二,“把这六个人的名字给我记下,我得让他们知道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其余的翰林都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看着李苦。
  
      李苦看着他们,露出了微笑,说道:“诸位,你们都进了王宫见过王上,领了官职吧?”
  
      众翰林说道:“是,见了王上,领了官职。”
  
      李苦说道:“你们都是国家的栋梁,到了各部衙门、地方府县,要忠君报国,好好工作。”
  
      “是,谨记相爷的教诲,”有的翰林笑呵呵地说道。
  
      这些跪在地上的翰林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心甘情愿巴结李苦,想着借助李苦的力量,平步青云,在官场上趟出一条路来。另一种是胆子小,慑于李苦的淫威,不敢得罪李苦。
  
      李苦面带微笑,说道:“你们刚刚步入官场,对官场还不熟悉。这官场就像是黄河,有时候风平浪静,有时候波涛汹涌,你们要是弄好了,乘风破浪,光宗耀祖,弄砸了,那可就人头落地,祸及九族啊。”
  
      翰林们听了这话,一阵胆寒,其中一个会来事的翰林说道:“相爷,我们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还请您多多指教。”
  
      李苦笑道:“这样就对了嘛,年轻人还是谦虚一点的好。一个人的力量能有多大?愣头愣脑的,仗着自己懂点水性就敢往河里跳,这种人活不了几天就得淹死。想四平八稳,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你就得找一艘可靠的大船。”
  
      有的翰林双眼直放亮光,说道:“相爷,您的意思我们懂了,我们一定效忠于相爷,尽心尽力为相爷做事。”
  
      李苦说道:“我为官多年,最喜欢的就是提携你们这些晚辈,看着你们茁壮成长、扶摇直上,我心里很是欣慰。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以后你们就慢慢了解我了。都别跪着了,起来吧,起来吧。”
  
      翰林们站了起来,李苦吩咐仆役搬来椅子,叫翰林们都坐下,然后再让仆役们端来茶水、点心,说道:“喝茶喝茶,你们这次认了路,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尽管来相府找我。”
  
      “是,是,是,”翰林们点头哈腰,满脸堆笑。
  
      有六个翰林不肯屈服于李苦的淫威,以为自己忠君爱国,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把李苦放在眼里,结果,他们这六个人当了官,上任不到一个月就被监察官员以各种理由弹劾,最后全都罢了官、判了刑。
  
      最先顶撞李苦的那个翰林被斩首示众,其余五个翰林被判处流放,家属连坐。
  
      这件事传扬出去之后,其余那些翰林都后怕不已,幸亏他们当时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没有顶撞李苦。
  
      石正峰待在李苦的府邸,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官员们来送礼。官员们拿着礼物到大梁来进献给魏亮之,首先要去李苦的府邸,让李苦挑选礼物,李苦挑剩的礼物才拿到宫里,献给魏亮之。
  
      有一次,一位官员拿着一件玉器要进献给魏亮之,李苦看见了,就向这位官员讨要这玉器。
  
      官员说道:“相爷,不行啊,这玉器是要献给王上的。我来得匆忙,就准备了这么一件礼物,等下次我再来,一定准备两件,给相爷预备一件。”
  
      李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和你开玩笑呢,你进献给王上的东西,我怎么能要呢。”
  
      这官员把玉器交到宫廷大总管手里,要进献给魏亮之。过了几天,这官员又遇到了李苦,看见李苦拿着一件玉器在把玩,这件玉器正是官员进献给魏亮之的。
  
      这官员目瞪口呆。
  
      李苦微微一笑,说道:“你献给王上的这东西,王上不喜欢,就随手赏给了我。”
  
      这官员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从此以后,他再有什么好东西要进献,就先拿到李苦府里,让李苦先挑选。
  
      李苦就是这么霸道。
  
      魏国的文武官员们大部分都屈服于李苦的淫威,但是,也有不服的,大将军西门豹就是其中之一。
  
      西门豹为人正直,资历比李苦还老,一点一点从小吏升到了大将军的高位。看着李苦那嚣张跋扈的样子,西门豹义愤填膺,忍不住到王宫来告李苦的状。
  
      西门豹见到了魏亮之,向魏亮之控诉李苦的种种罪行,说道:“王上,现在朝政已经被李苦把持住了,官员们给您上的奏折,都要经过李苦的手。李苦将那些对自己不利的奏折隐匿下来,将有利于自己的奏折呈交给您。您现在看到的奏折,都是李苦筛选之后,想让您看到的。”
  
      魏亮之面沉似水,听着西门豹的讲述。
  
      西门豹拿出了一些证据,还给魏亮之举了几个例子,最后说道:“王上,现在坊间流传一句话,说大梁城里有两个王,一个坐着的王,一个站着的王。”
  
      坐着的王自然指的就是魏亮之,至于站着的王,指的是李苦。
  
      魏亮之听了这话,目光跳动了一下,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道:“寡人知道了,你下去吧。”
  
      西门豹退出了王宫,第二天就有大臣上书,说西门豹的家奴举报西门豹谋反作乱。
  
      谋反作乱可是诛灭九族的大事,魏亮之派紫衣卫去调查,紫衣卫经过认真、仔细地调查,上报魏亮之,西门豹没有谋反迹象,家奴的举报属于诬告。
  
      紫衣卫禀告魏亮之,西门豹的家奴已经抓起来了,要不要严加审讯,把幕后指使他的人供出来。
  
      魏亮之不是个糊涂人,这家奴的幕后指使者不用审,他也知道是谁。他吩咐紫衣卫,把那家奴杀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魏亮之知道幕后指使家奴诬告西门豹的人,必是李苦无疑。
  
      魏亮之感到恐惧,深深的恐惧,西门豹进宫来告李苦的状,这事是个秘密,只有王宫里的几个仆役、宫女知道,可是,还不到一天的功夫,这事就传到了李苦的耳朵里。
  
      看来这王宫里有李苦的眼线,魏亮之心想,自己的一举一动是不是都在李苦的监视之中?如果李苦叫那些仆役、宫女趁着自己睡觉的时候,提着刀闯进自己的寝宫,那自己这颗项上人头还能否保得住?
  
      想到这里,魏亮之惊出了一身冷汗。
  
      魏亮之是个极端自私的人,他的蛋糕只能他一个人吃,别人都得站在旁边看着。现在,李苦不仅动了他的蛋糕,还要把蛋糕都抢走,让他没得吃,是可忍,孰不可忍?
  
      魏亮之表面上依然对李苦宠信有加,但是,暗地里他已经开始酝酿,该如何铲除李苦,如何保住这魏家的蛋糕世世代代传下去,不让外人有丝毫染指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