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期待啊

    温重酒思考的问题非常理性在自己的美貌和强大养刁了曾经基友的胃口之后,基友摇身一变成了预备役老丈人。
  
      emmmm...
  
      这特么除非肝个二斤小蓝药片把老丈人放翻在床上,不然无论从哪个技术层面来讲都是被老丈人毙掉的可能比较大。
  
      他叹了口气。
  
      困难重重啊,要不把自己那黑沉海上实力逆天的亲二大爷和四舅姥爷拉回来套一次死胖子的麻袋?
  
      卫青雨瞄着他,用一种很虚幻的语气说道,
  
      “酒儿啊,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事情?”
  
      温重酒悚然一惊,
  
      “莫得莫得。”
  
      一个女儿奴一个爸爸控,你的想法还真是太危险了啊,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卫青雨抻了个身段异常姣好的懒腰,
  
      “还是在小林子这里比较放松,爸爸现在看我看的很紧呢,每天出门逛街他都一定要我带着表。”
  
      “就怕你找理由误掉约定好的回家时间么,还真是严防死守啊。”温重酒无可奈何道,“我不能老是让守备军那边将老卫叫过去开会啊,一次两次没问题,多了就容易被看出来的,要是老卫发现是我搞的鬼,肯定要搬空我的酒窖。”
  
      卫青雨噘嘴,
  
      “搬你几瓶酒怎么了,你还想着心疼酒,我爸可是说了,整个明光底下到处都有你的酒窖,明光都被你挖空了。”
  
      温重酒眼角又有雷光在闪烁,
  
      “所以我才担心啊,几乎我每一个酒窖的位置你爸都知道光是这么一想我都觉得我要社会性死亡,简直太恐怖了。”
  
      卫青雨眼睛里闪烁着小女孩去坐过山车之前才有的那种兴奋的光,
  
      “总得想个办法的呀...要不...要不我们摊牌吧...”
  
      温重酒顿时打了个冷战,
  
      “能不能再等等...”
  
      “嗯?”
  
      卫青雨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就变了,变得热情似火...啊不是...准确的说火已经从她的眼睛和鼻孔里露出苗头了,随时都能化作滔天烈焰将温重酒挫骨扬灰。
  
      “你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后悔了!”
  
      “好哇你个老流氓,这才几天啊你就变心了!”
  
      温重酒捂着额头,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还没把握扛住你爸的剑,等我认真修炼几个来回,憋个大招,争取用‘杜康醉酒’把你爸放倒,让他一醉三十来年,等他醒过来一大群孙子重孙子一口一个爷爷爷爷太爷爷太爷爷天天打酱油给他喝,我就不信死胖子还...”
  
      “讨厌!不准叫我爸爸死胖子!”
  
      “这么说你同意我的计划喽?”
  
      “做春秋大梦吧你!想让老娘给你暖被窝?!你先放倒老娘再说!”
  
      “...”
  
      林愁在厨房里鼓捣着老鸭汤,看着案板上的盆盆碗碗被青雨大姐的怒吼震得嗡嗡作响,不由得耸耸肩,
  
      “你说温重酒要真的娶了青雨大姐,以后的家教会不会就是皮鞭蘸凉水?啊不,皮鞭蘸火?”
  
      面对如此凶悍的老娘们,林愁那是从骨子里打哆嗦的。
  
      虽然这位大姐在活尸靶场的时候总是非常照顾他和大傻哥俩,但并不会改变她凶悍的性格啊,就她那皮鞭一扬,哪怕是靶场里最刺头的活尸也得给抖成筛糠喽。
  
      没智商的活尸都知道审时度势,更何况是三观正常五肢健全的人呢。
  
      冷涵冰着脸,还对卫青雨和温重酒抢了她的汤而念念不忘,
  
      “我还没喝几口呢...”
  
      林愁往兜里多揣了几个纳香红豆的果核,这才觉得好了一点儿,在水晶世界留下的后遗症如此可怖,林愁觉得自己以后基本就告别鸭子了。
  
      “你头一次喝咸鱼汤?”
  
      “嗯。”冷涵点点头,“比新鲜的鱼汤味道还要好。”
  
      林愁说,
  
      “主要还是做咸鱼的人手艺精细,非但把鱼腥味给除了,并且还没有鱼腌出来的那种古怪的腥臭味道。”
  
      “知道啦知道啦,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腌咸鱼的人很厉害,好了吧。”
  
      林愁嘿嘿的笑了几声,
  
      “还吃么?”
  
      “吃啊,怎么不吃,她喝我的鱼汤,我就吃她的鸭子。”
  
      林愁点头道,
  
      “可惜筇竹被狼城那次流星给毁了一次,不然现在应该可以出竹笋了,后山那种甜笋实在不适合老鸭汤,笔架竹的笋子还能凑和。”
  
      “哦...”
  
      “呵呵...”
  
      林愁慌的一批。
  
      怎么了?
  
      怎么了这是?
  
      为什么忽然间就没话题了?
  
      我该说点什么才能让气氛不那么尴尬的样子?
  
      “哐当!”
  
      一声突如起来的巨响打断了二人长达三秒钟的、度日如年的沉默。
  
      林愁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呃...”
  
      于是林愁和冷涵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卫青雨和温重酒两人一个在窗边,一个在最那头的墙边,中间隔着整整六张桌子在研究房梁顶上的花纹,而两人原本使用的那张桌子上面的东西摔了一地。
  
      ???
  
      林愁莫名其妙道,
  
      “你们这是...”
  
      “没事!”
  
      “没事!”
  
      冷涵疑惑,
  
      “难道是吵架了?”
  
      “没事!”
  
      “说了没事!”
  
      林愁和冷涵对视无言。
  
      “我要走了!”卫青雨扶着自己的额头说。
  
      林愁这才青雨大姐一张脸红的跟被蒸过一样,额头上全是细碎的汗珠,呼吸急促目光飘忽。
  
      “我...我送你...”
  
      温重酒脸上倒是没什么异常,就是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
  
      卫青雨忽然说,
  
      “不,不用了,我,我忽然有点头晕,我想去后面洗把脸。”
  
      卫青雨踉踉跄跄的从两人中间穿过去,带着一阵香风。
  
      冷涵喃喃道,
  
      “头晕?”
  
      林愁当时就觉得不对
  
      开什么玩笑!
  
      像卫青雨大姐这种强悍的觉醒者没事会头晕?
  
      她只会把别人打到头晕好吗!
  
      “emmm...”
  
      林愁沉吟了一阵,得出结论,欲言又止。
  
      “我曰,青雨姐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噗...”
  
      温重酒一口压槽茶没压住当时就喷出血来了,
  
      “不是!”
  
      “没有!”
  
      “不可能的!”
  
      “你别瞎说啊!”
  
      “瞎想也不行!”
  
      “那什么你们先聊,我去看看青雨。”
  
      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
  
      “不行,我得去看看!”冷涵重重的皱着眉,“青雨姐该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林愁象征性的拦了一下,没拦住。
  
      得,人家俩人在那你侬我侬呢,大姐您这过去了不是破坏气氛么。
  
      结果冷涵就回来了,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人呢,怎么都不见了?”
  
      林愁嘿嘿的笑,
  
      “那还用问,肯定是二人世界去了呗。”
  
      冷涵担忧道,
  
      “早晚卫叔叔要和他打起来的。”
  
      林愁满脸高兴,
  
      “是啊是啊,真期待啊。”
  
      冷涵:“...”